《海天旭日图》和康熙的生日有何关系?
《紫禁城》杂志 2019年01月07日 11:30

文章节选自《紫禁城》2018年11月刊《从仙山、瑞应到天堂:谈郎世宁<海天旭日图>对苏州片题材的转换》,更多精彩内容请下载《紫禁城》APP。

《海天旭日图》这幅少见的郎世宁山水画究竟在画什么?我们应该如何来理解它?通过中西方绘画的比照与文献的记录,我们看到了一个在中国绘画艺术史上扮演着重要转化角色的郎世宁。

清 郎世宁 海天旭日图 绢本设色 纵九三·七厘米 横一八二·二厘米 故宫博物院藏清 郎世宁 海天旭日图 绢本设色 纵九三·七厘米 横一八二·二厘米 故宫博物院藏

《海天旭日图》的流行与康熙万寿盛典

晚明文献的确像梁章钜所提没有《海天旭日图》的存在,那《海天旭日图》究竟什么时候才出现呢?目前看到最早的记录应该是官至康熙朝刑部尚书王士禛的《居易录》。

清 郎世宁 海天旭日图(局部) 纵九三·七厘米 横一八二·二厘米 故宫博物院藏清 郎世宁 海天旭日图(局部) 纵九三·七厘米 横一八二·二厘米 故宫博物院藏

正像大都会博物馆所藏《海天旭日图》后的《海赋》伪题,大都会本传为柯九思所题,王士禛本传为赵孟頫所题。《海赋》为西晋木华所作,描写大海壮阔无际,物产富饶,无奇不有。比较特别的是,《居易录》所载的这卷《海天旭日图》提到上面有明代内阁首辅杨荣于宣德七年的跋,其中提及宣宗召群臣于内库观画,许多人都受到赏赐,此卷《海天旭日图》即是宣宗恩赐之物。

宋 赵伯驹(传) 海天旭日图卷(局部) 纵五一·四厘米 横二一一·五厘米 大都会博物馆藏宋 赵伯驹(传) 海天旭日图卷(局部) 纵五一·四厘米 横二一一·五厘米 大都会博物馆藏

宣宗为何要赐《海天旭日图》?明代张凤翼在《海天落照图跋》中曾提到《海赋》表面上是描绘大海辽阔之状,因此,拖尾常附有《海赋》的《海天落照图》或《海天旭日图》应该也都有昭示王土浩瀚无边之意。我们不知道宣宗是否真的曾经送给杨荣《海天旭日图》,但文献上「海天旭日」的记载却是在康熙朝才大量出现。

宋赵伯驹(传)《海天旭日图》卷后《海赋》跋文宋赵伯驹(传)《海天旭日图》卷后《海赋》跋文

将君王比拟为日,自古有之,而「海天旭日」意象的大量运用似乎到了康熙朝才特别风行,最直接的例子就是记录康熙六十岁生日庆祝实况的《万寿盛典初集》,其中出现许多亲王或臣下所进的《海天旭日图》。

宋 赵伯驹(传) 海天旭日图卷(局部) 纵五一·四厘米 横二一一·五厘米 大都会博物馆藏宋 赵伯驹(传) 海天旭日图卷(局部) 纵五一·四厘米 横二一一·五厘米 大都会博物馆藏

这些礼物中的其他绘画作品,不是仇英《海屋添筹图》《采芝长生图》,就是王振鹏《群仙高会图》等这类明清江南工坊所生产的「苏州片」流行祝寿作品。而从目前传世的《海天旭日图》看来,的确也是这类工坊的作品,且与晚明以来流行的《海天落照图》不管在构图还是风格上几乎都无法区别。

宋 赵伯驹(传) 海天旭日图卷(局部) 纵五一·四厘米 横二一一·五厘米 大都会博物馆藏宋 赵伯驹(传) 海天旭日图卷(局部) 纵五一·四厘米 横二一一·五厘米 大都会博物馆藏

因此康熙朝以后才出现的《海天旭日图》是否是江南工坊为了因应康熙万寿这批礼物采购需求潮而出现的,是很值得考虑的。《海天旭日图》因此成为康熙朝以后江南「苏州片」工坊新兴的热门商品。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