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清外销瓷器庭园仕女图与宫廷女性生活
古玩元素网 2019年01月07日 19:12

一 宫廷与外销:明清瓷器与仕女图

图 1   康熙青花瓷盘,德国德累斯顿国立艺术收藏博物馆图 1   康熙青花瓷盘,德国德累斯顿国立艺术收藏博物馆

自六朝始,从秀骨清像到肥腴的隋唐美人画,端严秀丽的宋元仕女和风露清愁的明清仕女,仕女图一直是中国传统绘画题材。1“仕女,也作“士女”,秦汉之前,士女是两个概念,分指男女。将士女描述绘画女性,始自唐代朱景玄著《唐朝名画录》。2 从《辞源》(1979 版)或《辞海》(1999 版)的注释看,既广义上为画家画的美人,也可狭义专指官僚家庭的女性,是从专指的贵族妇女渐发展为泛指的美人佳丽的概念,包括了宫廷中的女眷。3 自宋金时期出现在北方磁州窑的瓷枕中,并被运用在明清官窑纹样中,反应了宫廷女性的形象和生活,但在中国官窑中数量及比重都极少。随着海外市场的拓展及海外市场对女性主题纹样的偏爱,明清外销瓷中出现了大量的女性题材纹样,特别是清初康熙年间,仕女图在外销瓷中极为常见。这些仕女图像体现了中国古代皇宫及官宦家庭中女眷形象,同时也更为丰富的从侧面再现了中国明清宫廷女性庭园生活的内容,并根据欧洲市场的需要形成了特别的设计式样。18 世纪以来,景德镇及广东的陶瓷技师根据越来越多的订制纹样,在外销瓷上同时出现了更多来自欧洲贵族家庭的订单,作为中西文化的载体,瓷器上的仕女图又同时真实的再现了 18 世纪欧洲宫廷女性的生活场景,和中国宫廷女性生活具有一定的对比性。

二 瓷器仕女图与中国宫廷女性生活

自明末至清初以来,外销瓷上的仕女形象日益增多,在市场中受到追捧,在海外传世收藏品中数量众多,以庭园栏杆为背景的庭园仕女形象在外销瓷上尤为常见。除传统的游园、拈花、携琴等场景,也有教子、器乐演奏、舞蹈、秋千等不同的表现,体现了包括宫廷女性在内的中国官宦等女眷的生活。

在中国明清时期,女性的生活空间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不同大小的庭园中度过的。不仅在宫廷之中,庭园是中上层社会女性,尤其是官宦、贵族、商贾家庭中女性日常生活的重要场所。楼台亭榭、特别是栏杆等多是宋画中常见的,暗示出有花园的宫廷及贵族府第。4 如图 1,为常见的仕女在庭园中的场景,四位年轻女性挽高髻,着装相近,均为明代盛行的长衫、裙,并外套霞帔与半臂。5 仕女绘于盘心,或持团扇、折扇,或拈花、抱宠物白兔,四者相顾,后有梧桐,前有竹石,并以栏杆做背景,是清初康熙时期典型的外销瓷庭园仕女的构图。画面女性具有明清仕女画的纤弱清秀、静女悠闲之态,是传统尚雅之风和明清仕女图所追求的与观赏性相结合的艺术表现。6 这样泛指的仕女在庭园中的场景,正是明清时期宫廷女性及其他官宦女眷生活场所的真实再现。

三 宫廷女性的自我修养和教育子女

明清瓷器上的庭园仕女图,表现了女性才艺等自我修养及教育子女的母婴图案。这些仕女图中的经典主题也是明清官窑中常见的纹样,也体现了宫廷女性生活内容的重要部分。

图 2   明中期青花大罐,德国法兰克福应用艺术博物馆图 2   明中期青花大罐,德国法兰克福应用艺术博物馆

图 3   康熙青花方碗,德国德累斯顿国立艺术收藏博物馆图 3   康熙青花方碗,德国德累斯顿国立艺术收藏博物馆

1. 外销瓷图案与宫廷女子修养

在明清宫内,后妃是宫廷中重要的女性成员,其中多有众才华者。在彭勇、潘岳先生的《明代宫廷女性史》中,提到明代思宗田贵妃,便是棋琴书画的典范,且善于打扮,还将其居所营造为风景秀丽的江南庭园。7 清代海山仙馆版陈维崧《妇人集》多载吴越才女轶事诗文,其中也在卷首第二载田贵妃,称其明慧、沉默寡言,深得帝宠,当为明清宫廷女性典范之一。8明代民窑瓷器中已出现棋琴书画的图案,也有部分被海外收藏,如在法兰克福博物馆藏的瓷器(图 2),以连续的方式展现了宫廷女性吹笛、对弈、弹琴、跳舞等体现个人才艺的多个场景,并结合了妇婴等其他生活场景。在康熙大量的外销瓷器中,仕女图装饰更为常见,以庭园站立或休憩、奏乐、焚香的仕女形象为主,多用在当时盛行的外销瓷盘盘心和碗外壁开光中。如图 3,是康熙时期典型的外销瓷方碗造型,其四侧面中,其一便绘画了吹箫仕女图,另外三面为庭园休憩的仕女。

图 4   康熙青花盖罐,德国德累斯顿国立艺术收藏博物馆图 4   康熙青花盖罐,德国德累斯顿国立艺术收藏博物馆

2. 母子图与“潘趣酒碗”

母子图,又称妇婴图,内容多体现庭园中女性育子场景,也是明清官窑中流行的图案。自清代康熙时期开始,流行于中国官窑中的妇婴图渐流行于外销瓷器中。关于庭园妇婴图,即用于瓶罐装饰,也用于碗盘等器型。

这样的众女性和群子的妇婴主题,常和“四妃十六子图”主题相连。四妃十六子,又名庭园婴戏图。“四妃十六子”中四妃

原指贵、淑、德、贤。据宋代高承所撰《事物纪原》卷一:帝王后妃“四妃”记载,“后妃四星,其一为正嫡,三为后官。故帝取象于此,立四妃……则四妃之制,自黄帝始矣。三代有妇人而无妃号,汉有贵人,魏始置妃,此夫号妃之始也。唐初皇后而降,有贵、淑、德、贤,是四妃也。”9 四妃十六子主题纹样,在清代已成为妇婴组合的典型祥瑞图案,在清乾隆十六年(1751)无不宜斋刻本翟灝撰《通俗篇》卷十提到图画名意严氏书画记中所列各类祥瑞图中,即包括了四妃十六子图。10 四妃十六子图在瓷器上的装饰中人数不一,有人数为众,如图 4 典型的康熙时期外销青花盖罐,罐身同样绘有象征庭园的栏杆,并在迂回婉转的构图中将画面上的多名仕女和孩童错落分布。画面下方有象征前景的竹石,上方有后景的楼台。也有数量较少的妇婴组合设计,如图 5,表现了一位正坐在椅上的女性正在教育旁边两位男童的场景。妇婴主题在国内外都备受欢迎,天津博物馆藏的隆庆青花瓷盒。图 6 展示了早期的妇婴主题,但在背景的庭园处理上略有不同。

图 5   雍正粉彩妇婴瓷盘,英国维多利亚与阿尔伯特博物馆图 5   雍正粉彩妇婴瓷盘,英国维多利亚与阿尔伯特博物馆

值得注意的是,在清代的妇婴主题中,女性的个人修养不仅仅是棋琴书画等才艺,在上述图 4 与图 5 中,这些仕女图中更增加了构图中周围器物的陈设,以相呼应。如书卷、古董等元素在瓷器和仕女的结合也是体现到包括宫廷女眷在内的仕女们个人修养。从整体画面来看,在这个家庭氛围中,整个画面洋溢这温情与高雅,同时也暗示了一位身处宫廷或宦官之家身份高贵的妇女所应当具有的品行。瓷盘中的人物与中国传统绘画中理想的美人形象极为相似。比如雍正皇帝曾订制的《十二美人图》,周围的陈设象征她的学识和修养。画中女子在居室中读书、刺绣、身处典籍与古董之中,表现的是优雅的完美形象。

妇婴图在外销瓷中运用持续时间较久,至乾隆年间,广彩瓷将其运用装饰特定的外销瓷碗外壁开光内,被称为人物纹潘趣酒碗。如图 7,此潘趣碗外壁绘有成群的妇女和儿童在庭园中嬉戏。这类大碗用于盛装潘趣酒,“潘趣”一词来自印地语“panch”。17 世纪早期,英国东印度公司的官员和水手将饮用潘趣酒的习俗从印度带到英国。最初这种饮品是将酒和各种果汁混在一起,葡萄酒和白兰地尤其受到欢迎,17 世纪中期以后还加入了牙买加甘蔗蒸馏出来的甜酒。

图 6 隆庆青花方盒,天津博物馆图 6 隆庆青花方盒,天津博物馆

四 赏花:中国宫廷女性经典形象与“伊丽莎”设计

随着贸易额的增加和市场需求的因素,在明末清初的外销瓷器中的仕女形象备受欢迎。除了上述展现女子修养、体现才艺的仕女图外,宫廷女性生活中也包括很多其他活动,比如礼佛、焚香、逗鸟、蹴鞠、赏花等等,13 其中在外销瓷上最为常见的是仕女赏花图,并在康熙时期的外销瓷上逐渐形成了以修长“伊丽莎”[Long Eliza] 为代表的经典东方仕女形式,也反应了明清宫廷女性闲暇生活的重要内容。

1. 后妃与赏花

在宫廷中的女性形象,以明代为例,主要有后妃、公主、女官、宫女四类。14 宫廷女性赏花经常表现的是后妃们的闲暇生活,但不乏宫女的陪同。据彭勇、潘岳先生考证,赏花是宫廷女性闲暇生活的重要内容。紫禁城和各处离宫别苑均有花园供皇家游览,皇家宫苑一年四季皆有鲜花,宫中也设有司苑局,女官六局二十四司亦有司苑司专门掌管种植。花开时节,皇后还会和妃嫔游园赏花。15 除御花园外,部分宫廷女性起居之处,如慈宁宫、慈庆宫也有花园。16 花开富贵等美好寓意也常和宫廷女性相关,特别是在节庆之中盛开的花卉,更带有瑞意。除了游园赏花外,宫廷女性的赏花更常见的方式是以盆花的形式,可由宫中宦官宫婢将名木花卉采折搬移入宫中供帝王后妃赏玩。17《酌中志》曾载在宫中一年四季所赏花卉各有不同,并提及“凡内臣多好花木,于院宇之中,摆设多盆。”18 盆花的观赏方式在外销瓷器中一经出现,就颇受欢迎,并以程式化大批量的生产,成为特别的设计图案,被欧洲人称为修长“伊丽莎”[Long Eliza],以供应广大的社会中上层客户群的需求。

图 7 乾隆妇婴人物纹潘趣酒碗,英国维多利亚与阿尔伯特博物馆图 7 乾隆妇婴人物纹潘趣酒碗,英国维多利亚与阿尔伯特博物馆

2. 外销瓷与赏花仕女“伊丽莎”

“Long Eliza”是荷兰术语“Lange Lijzen”的英译,用以描述瓷器装饰中绘画的修长的庭院仕女形象,在 17 世纪中后期随着外销瓷中仕女图的增多并风格化发展,从而在荷兰形成的特定名词。19 典型图案为在庭园背景中的两位或四位等仕女对称而立,以赏花为主题。如图 8 盘心,以被观赏的置于底座上的盆花为中轴,花枝以婀娜的姿态向上蔓延,拉长高度和上方树叶相衬。二位仕女形象分布两侧,面向花卉,背后以对称的方式绘以树木,仕女前端为画于盘心下端花盆两侧对称的草石,呈现画面清晰的前后关系。盘壁为变形莲瓣八开光设计,每个开光内均为和盘心相似的两位仕女,以观赏态站于花枝的两侧,面面相顾。花盆和背景的树木、前景的草石别略去,以更好的符合盘壁开光形状。修长伊丽莎的设计图像,来源于前文提及的在外销瓷中流行的庭园仕女场景,并在此基础上简洁化、对称化和程式化构图。而一些带有庭园象征的草石、花卉、树木则被有选择的保留,并按照固定的远近景模式运用在此类图上,是对庭园仕女图主题突出,局部简化的再现。标准构图和重复纹样的组合,诸如花卉、树木、岩石、亭台湖景、花园人物等, 被有规律地描绘,呈系列变化的装饰图案。纹样的标准化加快了瓷器批量生产的效率。

3. 画中赏花人

从宫廷女子赏花到康熙外销瓷上的“修长伊丽莎”设计,是中国式图案在欧洲落地化的一个体现。画中赏花人虽表现了明清宫廷女子的闲暇生活内容,但同时也不仅仅是表现宫廷女子,也是一些官宦富裕家庭中的女性的闲暇生活一部分。针对图案中二女子身份关系,刘明杉先生也指出,固定组合的两位女性或有主仆关系。21 在当时一些更具叙事性描述的装饰图案,如广为人知的《西厢记》主题装饰图案中,这样主仆关系的两位年轻仕女形象也是很常见的。在外销瓷器中,即可指代宫廷中的妃嫔和宫女,也可广义指代普通官宦家庭的女眷和婢女。但在这样的主仆关系的形象大小差异在画面中被逐渐淡化,二者人物形象的大小也趋于一致。甚至有可能是一些中层家庭或普通生活中的女性休闲场景。

图 8 康熙青花将军罐及其局部,英国维多利亚与阿尔伯特博物馆图 8 康熙青花将军罐及其局部,英国维多利亚与阿尔伯特博物馆

图 9   铜版画,约 1678 ——1700 年,大英博物馆图 9   铜版画,约 1678 ——1700 年,大英博物馆

五 外销瓷和欧洲宫廷女性生活比较

除展现以宫廷官宦女性生活为主的仕女图,康熙时期针对欧洲消费者定制的图像增多,欧洲女子形象也出现在中国外销瓷装饰中。22 版画与素描是中国瓷器纹饰的重要来源之一。1690―1710 年间,描绘休闲活动和时尚男女的法国版画及荷兰复制品,成为代尔夫特白釉蓝彩陶瓷的重要纹饰蓝本,并渐成为景德镇外销瓷的模本。23 这一趋势的出现,因为法国版画和油画正流行于贵族和社会富有阶层中。1700 年左右,荷兰版画家和出版商把源自宫廷贵族生活的艺术视为时尚的顶点。24 这些图样体现了这一时期欧洲的宫廷贵族女子形象,也成为和中国同期宫廷女性生活比。

如图 8,根据欧洲铜版画图样创作的康熙时期外销青花瓷大罐,这件最初应被陈设在一套家具上,也可能是在壁炉上或壁炉旁。肩部有牡丹等花卉,腹部四个开光的女性来自欧洲(图8 局部),仿自巴黎罗伯特·博纳特 [Robert Bonnart] 设计的服装版画,这些版画在 1685―1700 年间在巴黎出版,四位女性的初稿可在三套版画中得见,如图 9。此类版画描绘休闲活动以及身着巴黎高级时尚服装的妇女,四幅版画代入中国。坐在阳台上的妇女出自博纳特版画《美惠三女神》,其中有第二女神塔利娅[thalia] 的缪斯,第三女神,希腊欢乐女神。这四位妇女都发髻高束,被称为 a la mode Fontanges,称呼来自路易十四的一位情人名字。25 这也显示了宫廷女性和中外仕女图的关联。值得注意的是,这里同样表现了对盆花的观赏、拈花等细节,而这正是外销瓷仕女图常见的式样。

明清时期外销瓷的仕女图受到海外欢迎,这些以宫廷和官宦女眷生活场景为主题的仕女图,体现了中国古代宫廷女性以庭园为生活背景的生活场景,在内容上有反应个人修养的琴棋书画、育子图以及反应学识的古董摆设等,也有日常休闲生活的赏花等内容。此外,部分订制的外销瓷器上的欧洲仕女图又同时真实的再现了 18 世纪欧洲宫廷女性的生活场景,和中国宫廷女性生活具有一定的对比性。这些图案在明清外销瓷中也落地化,形成了特别的修长伊丽莎设计图案和人物纹潘趣酒碗 [panch],这正是中国数百年来敏锐捕捉外国口味,并根据市场受欢迎度调整装饰风格的体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