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杯背后隐含怎样的企图心?
《艺术品鉴》杂志 2019年01月08日 18:00

本文节选自《艺术品鉴》2018年12月刊《溯源爵杯 如何从铜到瓷!》,更多精彩内容请下载《艺术品鉴》APP。

明 永乐白釉爵杯明 永乐白釉爵杯

作为祭器、礼器,瓷爵在各种仪式中供置在先祖陵寝、太庙、高堂,超然于实用与陈设器之外,也超越现实生活的世俗观念。在爵体上,皇家宗族的兴盛与民族国家的辉煌相互交融。祭坛上渴望永恒的祷告,确立了爵在同时期器物中显著而神圣的地位,因此皇家祭器爵的设计制作非常慎重此皇家祭器爵的设计制作非常慎重,要求严格,形制规范工艺精湛。

文献记载,宋代开始,越窑、景德镇窑、龙泉窑、德化窑等窑场各自在不同时期曾生产瓷爵,或名为“匏爵”,很多是专为宫廷烧制。但现存实物中,我们能够见到的最早的瓷爵来自元代。

元代“国俗尚白”,许多祭器选用白釉,景德镇烧制的“太禧”款卵白釉瓷盘,就是掌管祭祀的太禧宗禋院专用器,故也有卵白釉爵。元朝国家圜丘设祭坛,圜丘主体建筑为宝蓝色调,元代景德镇陶工运用青花钴料配制釉汁创烧出蓝釉,施于用作祭器的器物上,故名祭蓝釉,其中就有祭蓝釉爵。

明永乐 青花波涛龙纹爵杯、爵托盘 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藏明永乐 青花波涛龙纹爵杯、爵托盘 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藏

洪武元年(1368),明太祖朱元璋在谈论太庙祭器时,说:“共设酒尊三、金爵八、瓷爵十六于殿东西”,可以看出瓷爵在明初依然是重要祭器,可见传世白釉爵。永乐时期,烧制许多白釉爵和青花爵,并创制出爵与盘组合成一体的“爵盘”。

清乾隆紫地轧道粉彩描金带托爵杯 故宫博物院藏清乾隆紫地轧道粉彩描金带托爵杯 故宫博物院藏

对比可见,元、明初爵的三足制作较为粗拙,但一爵之上的三足为统一式样。应是用同样翻模法制成。元之双柱则有差别,当是用手搓泥而成。到了明洪武及以后,双柱大小相同,双柱顶莲蓬形制作规整精致,应是模印而成后,将三足、双柱粘接到主体之上。关于爵上双柱,它的功能至今也没有定论,一是认为用爵饮酒时,以双柱碰到脸为限度,双柱有限制过量饮酒的作用。二是认为在祭祀时保持圣洁,爵上覆盖绸布防止灰尘,爵之双柱用来撑起绸布,避免被爵中的酒浸湿。三是认为双柱没有实用功能,在敞开的舟状大口上起装饰作用。这样看来,双柱更为爵增添了许多想象空间。

嘉靖时期烧造爵亦十分兴盛。清乾隆时期达到瓷爵工艺新高度。

杭州市西老东岳北部 元代鲜于枢墓出土的蓝釉描金爵杯杭州市西老东岳北部 元代鲜于枢墓出土的蓝釉描金爵杯

在浏览了历代名爵之后,我们发现永乐和乾隆两个时期设计的爵与盘吻合相契,装饰亦有独到之处。

永乐爵描绘五爪龙和波浪山峰。五爪龙象征天子,波浪山峰又似曾相识。故宫馆藏一件永乐青花海水江崖纹三足炉,所绘水流洄洑,冲击山峰,激起浪花飞溅,极有汹涌澎湃之势,而山峰巍然屹立在惊涛骇浪中。

明永乐青花海水纹香炉 高55.5cm 口径37.3cm 足距38cm 故宫博物院藏明永乐青花海水纹香炉 高55.5cm 口径37.3cm 足距38cm 故宫博物院藏

再看爵腹部的海水江崖,正是三足炉装饰纹样的缩影。当爵的三足插于盘坎之内,形体与纹样都表现出“岿然不动”之势,而两者之间又浑然统一,不正是构思设计者隐寓“天下一统,江山永固”的深意吗?

玫茵堂旧藏永乐青花爵盘玫茵堂旧藏永乐青花爵盘

乾隆青花和粉彩爵盘,沿袭了永乐的形制和装饰的构想,而且将这一式样的内涵作了清晰明朗的表述。直接称呼此类器形为“江山一统爵盘”。

明永乐 青花波涛龙纹爵托盘明永乐 青花波涛龙纹爵托盘

那么,在祭坛上,永乐、乾隆爵盘所蕴含的“江山一统”就成为这两朝皇帝在列祖列宗面前最庄严的祈誓。一统天下,江山永固,也无不彰显的二位君王在政治上的欲望和企图心。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