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绝对吃不到的美味,用油炸一炸,古代小孩都馋哭了
《中国收藏》杂志 2019年01月09日 10:46

《诗经·豳风·七月》吟诵有:“五月名蜩。”蜩就是蝉。蝉的幼虫生活在土中,经过少则数年,多则十几年的成长后,蜕皮羽化为成虫。尽管成虫期异常短暂,仅有一个月的时光,却也是天地造化之灵秀。

蝉外形其貌不扬:头部宽扁、复眼突出、身披甲壳、腹有六足,成虫还有两对呈透明膜质双翅。但古往今来的文人墨客却对其偏爱有加,纷纷歌颂其渴饮清露、居高声远的高洁之志,如唐戴叔伦《画蝉》诗曰:“饮露身何洁,吟风韵更长。”骆宾王诗曰:“居高声自远,非是藉秋风。”

湖北石家河罗家岭遗址出土玉蝉饰件湖北石家河罗家岭遗址出土玉蝉饰件

蝉属于趋光昆虫,因此根据其习性,很容易利用火光捕捉。古人捕蝉很早就采用“耀蝉”法,如《荀子·致士篇》记载:“夫耀(即照)蝉者务在明其火,振其树而已。”即在夜间树下点燃火堆,然后用力振树,蝉虫受火光的吸引,成群而来。明代神医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也记载:“(蝉)古人食之,夜以火取,谓之耀蝉。”

此外,也有用竹竿黏蝉的方法,汉代儿童已经精熟此道。王充《论衡·自纪篇》记载,王充幼年时,同龄的儿童无不喜欢捉雀、捕蝉之类的游戏,但王充却不肯从众。邳州燕子埠出土的东汉彭城相缪宇墓,就有一组人物画像石,图像中正有表现儿童高举竹竿伸向树冠中捕蝉的场面。 时至今日,民间仍然保留这种儿童游戏。

邳州燕子埠东汉彭城相缪宇墓出土捕蝉画像石线图邳州燕子埠东汉彭城相缪宇墓出土捕蝉画像石线图

古人不但捕蝉,更有食蝉传统,《礼记·内则》中罗列各色奉养饮食,其中就有蝉。古人将蝉奉为上品美味,《周礼·膳夫》记载周天子燕食的珍馐“百有二十品”就包括蝉。至今每年夏天,民间仍有“炸金蝉”小食,将未蜕化的蝉虫,用盐水浸泡清洗后,入油锅中烹炸至酥脆。这道小吃营养丰富,富含蛋白质、脂肪、氨基酸,还兼有食疗功效,徐州民谚就有食蝉明目退翳的说法。

传统中医及现代医学均论证了蝉的药用价值。《本草纲目》载:“蚱蝉气味咸、甘,寒、无毒。主治小儿惊痫夜啼,癫病寒热……杀疳虫,去壮热,治肠中幽幽作声。”蝉羽化时脱落的皮壳称为蝉蜕,也有药用价值,《中国药典》载:“性味甘寒,具有散风除热、利咽,透疹,退翳,解痉的功效。用于治疗风热感冒,咽痛音哑,麻疹不透,风疹瘙痒,目赤翳障,惊风抽搐,破伤风。”可见,民间“食蝉名目退翳”的说法有一定科学依据。

需要指出的是,蝉虽富含蛋白质,但对于过敏体质的人,若食用这类异性蛋白可诱发不良反应。因此,金蝉味虽美,食用需谨慎。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