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妙惟肖:河北博物院藏中山国动物形文物赏析(二)
《收藏家》杂志 2019年01月09日 10:03

文章节选自《收藏家》2018年12月刊《河北博物院藏中山国动物形文物赏析》,更多精彩内容请下载《收藏家》APP。

  错金银铜犀牛屏风座 错金银铜犀牛屏风座

错金银铜犀牛屏风座,通长55.5、高22厘米。中山王墓出土。

屏风插座之一,犀牛两耳侧立,双眼圆睁,身躯肥硕,长尾挺直,显得十分粗壮有力。犀牛的全身用黄白相间的金、银宽又线错出卷云纹,简明而华丽。颈部有金线和银片构成的项带,额部用竖金线和细密的横斜金线来表现角的犀利,尾巴的根部饰有长毛纹,尾部主体呈圆柱状,装饰有4个长圆形凸起状花饰。犀牛背部饰山羊面纹上的銎口,用来插放屏风扇。

  错金银四龙四凤铜方案座 错金银四龙四凤铜方案座

错金银四龙四凤铜方案座,通高36.2、上框边长47.5厘米。中山王墓出土。

案是古代的小桌,该案的案面已朽,只留下方案座,方案的底盘为圆形,由两雄两雌的4只梅花鹿承托。底盘之上昂首挺立4条双翼双尾的神龙,龙的双尾向两侧环绕,反勾住头上的双角;龙的双翼在中央聚合成半球形,龙尾连接4只展翅凤鸟,案座的整体造型动静结合,疏密得当,龙飞凤舞,新颖奇特。方案上的错金银纹饰精巧繁密,斑斓流畅。4条龙的龙头分别托着一件一斗二升式的斗拱,斗拱托起案框,斗拱的形式按照当时木构建筑的挑檐结构制成,是我国迄今发现最早的战国时期斗拱应用实例。

 磨光压划纹黑陶鸭形尊 磨光压划纹黑陶鸭形尊

磨光压划纹黑陶鸭形尊,通高27.8、长36.2厘米。中山王墓出土。

鸭形尊的主体呈鸭形,盖顶有圆形钮,磨光与内填波折纹的卷云纹相同,尊腹呈球形,器身由双凹弦纹分为3格,上面两格饰有兽形纹加“S”形纹和内填波折纹的卷云纹,下部磨光。器物的流口做成鸭首状,器柄做成上翘的鸭尾状,器足是扁扁的鸭蹼,线条洗练,生动刻划出鸭子的蹒跚可爱之态。

  蛙形小兽 蛙形小兽

蛙形小兽,长1.9~2.1、宽1.3~1.6、高1.1~1.2厘米。中山王墓出土。

蛙形小玉兽,中山王墓共出土17件。小玉兽为墨玉雕刻,头部较扁,鼻和眉相连,鼻子较宽,眼睛细长。很有特色,身体像蛙,但后面有尾,上曲的尾巴紧贴臀部,小兽昂首蹲伏,憨态可掬,十分生动。

 龙形青玉佩 龙形青玉佩

龙形青玉佩,长12.1、宽8、厚0.4厘米。中山王墓出土。

龙是中华民族的图腾,中山王族墓共出土龙形佩204件,数量之大,式样之多,前所末见,这些龙形佩,有白玉、青玉、黄玉等多种颜色,运用了透雕、浮雕、阴刻等不同的技法,龙的身上装饰有谷纹、蚕纹、丝束纹、长节片纹等多种花纹。这些龙,有的昂头,有的俯首,有的头部上勾,有的回首凝望,龙身有的向左右两侧盘绕,有的向上下方卷曲,有的横卧盘踞,有的腾空跃起。至于龙眼、耳、唇、足、尾等细部的姿态更是姿态各异,千变万化。这件青玉佩上的龙作拱背回首状,嘴与背部相连,龙背高耸。尾巴竖起,勾卷的尾端与背部的短足形成鹦鹉头的形象。

  透雕夔龙黄玉佩 透雕夔龙黄玉佩

透雕夔龙黄玉佩,直径6.4、厚0.5厘米。中山王陪葬墓出土。

用圆形玉片透雕而成。玉佩的中心是绳索纹圆环,环的外廓透雕3条夔龙。夔龙形态相同,均身刻鳞纹,曲颈回首,拱背翘尾,充满了生机勃勃的气势。

  拱背回首龙形黄玉佩 拱背回首龙形黄玉佩

拱背回首龙形黄玉佩,长23.6、宽11.4、厚0.4厘米。中山王墓陪葬墓出土。

此器是中山国墓葬中出土的最大的玉佩,为挺身回首的夔龙形,龙头较小,上吻圆长,龙身蜷曲,两侧饰有足和卷毛。身体呈栗黄色,两面浮雕谷纹。龙的造型富有神采,动感十足。

 虎形黄玉佩 虎形黄玉佩

虎形黄玉佩,长10.8、宽4.6、厚0.2厘米。中山王墓出土。

虎也是玉佩中常用的题材,中山国的虎形玉佩颜色不一,花纹不同,造型多样,非常可爱。此件玉佩是一只活泼可爱的小虎形象,小虎身躯浑圆,下肢蹲屈,眼睛圆睁,调皮的回首张望,情态十分可爱。

 鸟形白玉佩 鸟形白玉佩

鸟形白玉佩,分别长2.8、3、宽1.1、1.2厘米。中山王墓出土。

除了龙形佩和虎形佩,中山国的玉佩还有鸟形佩。这件鸟形白玉佩质地细腻,光泽莹润。小鸟的形象圆眼、弯勾嘴、尖冠,背上有翼,腹下有足,后足上翘,用明线刻边,体态十分娇美。

战国中山国具有游牧民族的雄风,又融合了中原农耕文明,一度繁荣强盛,争衡列国。中山王族墓出土的文物瑰宝,表现了中山国精湛的手工技艺和奇思妙想的艺术创造,突出了昂扬不羁和纵横卑阖的战国雄风。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