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定远将军安菩夫妇墓:唐三彩文物精粹(下)
古玩元素网 2019年01月12日 09:27

在洛阳博物馆琳琅满目的精品收藏中,出土于洛阳龙门、祖籍中亚粟特安国的安菩夫妇墓葬的唐三彩多达50件,以其体形大、造型美、釉色亮,堪称中国盛唐时期唐三彩的典范之作。

图六 三彩嘶鸣骆驼图六 三彩嘶鸣骆驼

骆驼在隋唐时期已成为丝绸之路和两京地区常见的交通工具,它是中西文化交流的见证,更是唐代社会繁荣富强走向世界的象征。洛阳的三彩骆驼以健美雄浑,多姿多彩,形神俱佳,釉色莹润驰名中外。洛阳博物馆收藏的大型三彩骆驼就达十余件,生动地再现了丝绸之路_上的繁忙景象。它们或昂首远视,或仰天嘶鸣,或侧首旁顾,或屈膝欲卧,或稳步行进,有的背负丝绸,有的空载备用,有的携带各式瓷瓶、瓷壶。龙门唐定远将军安菩夫妇墓中出土的驮囊嘶鸣骆驼体格健美雄浑,形神俱佳,堪称精品中的佳作(图五)。它脖颈上扬,昂首张口,尾屈卷附于臀,作行走嘶鸣状。引人注目的是两个驼峰中间垫着棕、白、绿三色花毯,上面还搭有兽面驮囊,驮囊和夹板上所驮丝绢、肉块等物品和食品均为中原内地所产,携带的圆口瓶、凤头壶等三彩器皿,无疑是中国当时三彩器出口的绝妙真实的写照,生动地描绘了唐人西出经商的情景。“缕缕蚕丝织友情,鸣驼千里传佳音”,- -列列胡商驼队不远万里随着驼铃声风尘仆仆而来,满载丝绸和内地名产宝物而归,真实再现了丝绸之路驼铃悠扬、中外贸易繁盛的景象。明证了洛阳与丝绸之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从各个不同的层面构成了唐朝对外交流的重要内容。

三彩天王俑三彩天王俑

三彩天王俑2件:-件头戴鹃式盔(图七),身着黄绿釉铠甲。瞋目嗤鼻,左右两肩至臂装饰兽首式衔臂护膊,左臂曲肘作持兵器状(兵器缺失) ;右手叉于腰间,腹两侧各垂饰一片膝裙,铠甲后缘中间垂缀鹊尾式裙踞,在小腿上缚有护缚,足着黄色尖头履,胸、腹及小腿部为白色。左弓步,双脚踏绿色卧牛,下为镂孔台座。通高113厘米。另一件形态与前件对称(图八),身着绿赭黄及白色斑点的铠甲,绿釉饰边,护胸上浮雕兽首,左右肩臂饰禽兽形象。右手曲肘上举握兵器,左手下叉于腰间,右弓步,双脚踏白色卧牛,立于镂孔台座上。

三彩天王俑三彩天王俑

由于受佛教文化影响,盛唐时期,天王俑开始出现,在墓中位置逐渐替代以前的镇墓兽,成为唐朝葬仪的组成部分之一。

天王俑来源于佛教中帝释外将的四大天王,天王是佛,教中的护法神祗,分别以护国、增善根、净天眼、扬福德为主职,掌管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天王俑既能降魔伏妖、守护佛法,也能驱鬼辟邪、保护墓主安宁。因此天王俑往往被达官贵人奉为死后的保护神,--般成对随葬,多置于墓门两侧。

三彩天王俑(局部)三彩天王俑(局部)

三彩天王俑(局部)三彩天王俑(局部)

佛教自汉代传入中国后,逐步汉化。佛法护卫神逐渐失去原来的姿容和身份,成为经过艺术夸张的中国武士形象,其象征意义已经超越佛教领域,成为凡人世界正义、威猛的象征。盛唐时期,天王俑的形象受佛教文化影响,又与唐代武士形象互相渗透,一般头戴兜盔,身着华丽的“明光铠甲”,或足踏卧牛,或脚踩小鬼,叉腰握拳,英气逼人,表达出正义必将战胜邪恶的主题。洛阳安著夫妇墓出土的这对三彩天王俑形体高大,头戴凤冠,一手叉腰,一手握拳高举,脚踩怪兽。天王竖眉紧锁,两目圆睁,阔鼻大口,形象威武凶悍,令人恐惧,俨然一幅咄咄逼人的气势,是洛阳出土唐三彩中极难得的大件三彩天王珍品。

安菩墓中之所以出土有如此高大精美的唐三彩,与他的特殊身份有极大关系。墓主安菩名菩字萨,为唐初归附的西域安国部落大首领的后裔,其祖孙四代均受唐封,任唐官职。安菩袭爵安国大首领并定远将军(同京官五品)。

麟德元年(664),安菩在长安去世,时隔40年,他的妻子何氏在洛阳病逝。他们的独生子安金藏,把安菩的尸骨迁到洛阳与母亲合葬。何氏也是粟特人,来自粟特何国。唐代秉持开放、的国策,闻名于世的丝绸之路在这一时期达到鼎盛。洛阳作为唐代的东都和女皇武则天武周政权的神都,许多外国使节、留学生、僧侣及客商纷纷云集于此。唐朝时期,洛阳居住着大量的粟特人。粟特人大批进入洛阳,主要有三种人:即商人、僧人和在内地任职的官员。在洛阳的粟特人多毗邻隋唐洛阳城南市的修缮坊--带聚居。而洛阳城东的伊水沿岸为其墓葬区之- ~,另一个基葬区在邙山,目前已出土粟特人墓志40余方。

洛阳地区出土的大量三彩胡人俑、三彩骆驼、三彩天王以及异域风格的三彩器皿等,真实生动地再现了盛唐时期洛阳作为丝绸之路东方起点商贸繁荣、胡汉交融的盛景。透过这些具有异域特色的三彩珍品,可以领略洛阳作为唐代东都的京华之地、丝路与大运河的交汇点、享誉世界的国际大都会时期所呈现的独特的人文风情和时代面貌。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