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世仅7件!鹿角椅内藏着满清皇室什么祖传家法?
《紫禁城》杂志 2019年01月14日 16:05

文章节选自《紫禁城》2018年12月刊《家法钦承一例然:有关清代宫廷家具中的「鹿」、「角」、「椅」》,更多精彩内容请下载《紫禁城》APP。

故宫博物院共藏有五件造型各不相同的鹿角椅,其所用鹿角,取自清代皇家狩猎活动所获之鹿。以鹿角制为宝座,内蕴不忘骑射根本,铭记满州源流之意。

清 鹿角圈椅清 鹿角圈椅

目前我国已知存世的鹿角椅共七件:沈阳故宫博物院藏一件皇太极时期的鹿角圈椅,内蒙古自治区博物馆藏一件札萨克鹿角椅,其余五件均藏于故宫博物院。仔细考索这些鹿角椅的相关文献,发现其在宫廷家具中确属独特的存在。

《活计档》中所见鹿角椅

故宫博物院所藏的五件鹿角椅皆为全鹿角椅,即除去座面和背板,主要构件皆以鹿角制成。这五件鹿角椅中,有三件为康熙朝制作的,另两件是乾隆朝制作的。

康熙朝制鹿角椅·与故宫藏品对应——三件

图一 清康熙 鹿角椅图一 清康熙 鹿角椅

第一件故宫博物院所藏鹿角椅中有两件在背板处刻有乾隆皇帝御制诗《恭咏皇祖鹿角椅》,御制诗的题首表明这两件鹿角椅为康熙时期制作的。第一件鹿角椅(图一)靠背边框及扶手为整对鹿角构成,背板黑漆边框,内镶楠木心板,板上起线圆光,中有阴刻填青乾隆皇帝《恭咏皇祖鹿角椅》御制诗一首,落款为「乾隆癸未夏六月御题」。落款下有篆书「乾隆宸翰」方形白文印一、篆书「得象外意」方形朱文印一。鹿角椅座面呈三角形,亦为黑漆边框,堵头处装雕云纹紫檀木一块。乾隆二十八年七月初一日油木作《活计档》中对「鹿角宝座」圆光、线脚、压边等细节的描述均与该鹿角椅相符,因此确认二者即为同一物。

图二 清康熙 鹿角椅图二 清康熙 鹿角椅

第二件另一件刻有御制诗的鹿角椅(图二)作圈椅造型,椅圈为整对鹿角,靠背以两支经过裁截的鹿角夹抵紫檀木心板,心板上下皆装雕云头牙子,板上有阴刻填香乾隆皇帝《恭咏皇祖鹿角椅》御制诗一首,落款为「乾隆壬辰季夏中澣御题」。鹿角椅座面为花梨木心板,侧缘包镶牛角片,勒以象牙阳线,做出双混面。面下四腿各以半支鹿角成做,叉尖直抵座面之下。座前随附包牛角边腰圆形花梨木面心脚踏一只,脚踏短足亦用鹿角制成。

图二 清康熙 鹿角椅中乾隆御制诗文局部图二 清康熙 鹿角椅中乾隆御制诗文局部

第三件鹿角椅(图三)形制独特:为圆后背交椅式,楠木为胎骨,靠背心板及各处雕云头角牙为象牙材质,其余各处表面皆用鹿角片包镶。转轴、前腿上半部、脚踏面皆以铜活包镶,保证交椅结构的牢固与稳定。此椅完全隐去鹿角之形,将鹿角之材化入传统交椅之中,可谓在鹿角椅中独树一帜。

图三 清康熙 鹿角交椅(正面) 图三 清康熙 鹿角交椅(正面) 

这件鹿角交椅最少已经有了两件同样形制的乾隆朝「复刻版」,而通过乾隆皇帝传谕照样仿制鹿角交椅的记录也可以发现。这件鹿角交椅陈设于避暑山庄,具体地点为避暑山庄的梨花伴月——这是避暑山庄康熙三十六景中的第十四景。梨花伴月正殿五间,匾为康熙御笔「梨花伴月」,此鹿角椅应是作为宝座被陈设于该殿明间。

图三 清康熙 鹿角交椅(侧面) 图三 清康熙 鹿角交椅(侧面) 

而从前述两件刻有御制诗的鹿角椅的陈设状况来看,康熙时期的鹿角椅似乎都被有意陈设于避暑山庄康熙三十六景内的建筑中,故此鹿角交椅虽然没有御制诗文为证,但就其陈设地点而言,并结合其工艺特征,可以合理推测这件鹿角交椅也应是一件制作于康熙时期的家具。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