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之美——中日韩画作的文人情怀
《收藏家》杂志 2019年01月14日 10:07

文章节选自《收藏家》2016年12月刊《东方之美 精品荟萃 记“东方画艺—15至19世纪中韩日绘画展”》,更多精彩内容请下载《收藏家》APP。

中国的文人画也称“士夫画”,是画中带有文人审美趣味,画外流露文人感想情怀的绘画。它萌芽于魏晋,形成于唐,兴盛于宋,成熟于元,鼎盛于明清,其审美情趣、笔墨技法和意境表达,一直深刻影响着中国绘画的发展,对韩国和日本的古代绘画也产生了深远影响。

  王绂  北京八景图卷  明永乐十二年(1414年)  纸本水墨  纵42.1、横2006.5厘米  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王绂 北京八景图卷 明永乐十二年(1414年) 纸本水墨 纵42.1、横2006.5厘米 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明代初期,文人画承续元人传统,对此后的发展与壮大起到转承作用。明代文人画开山之人王绂的代表作—《北京八景图》,是卷作于画家第二次跟随明成祖朱棣北巡之后,是以所见之景为基础进行创作的实景山水。明代中期,“吴门派”崛起,占据画坛主流。展览中有“吴门派”文徵明和唐寅的两幅雪景山水。文徵明的《雪景山水图》作于76岁,属于晚年水墨粗笔一类,也是文氏雪景山水的常用之法。唐寅的《柴门掩雪图》则造境秀润超逸,格调潇洒清雅,配以画上题诗,展现了文人画诗、书、画俱全的特征。

  徐渭  杂画图卷  明  纸本水墨  纵29.9、横304.7厘米  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徐渭  杂画图卷  明  纸本水墨  纵29.9、横304.7厘米  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徐渭 杂画图卷 明 纸本水墨 纵29.9、横304.7厘米 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明代中后期,写意花鸟画兴起,出现了“青藤白阳”(徐渭、陈淳)等大家,性格狂傲不羁的徐渭以水墨大写意花鸟异军突起,将文人墨戏推向极致

王翚  古木晴川图轴 清康熙五十三年(1714年)纸本设色  纵108.3、横55.3厘米 中国国家博物馆藏王翚 古木晴川图轴 清康熙五十三年(1714年)纸本设色 纵108.3、横55.3厘米 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清代绘画延续了明代文人画的风格并有所变化,呈现出摹古与创新两种倾向,流派纷繁,名家众多。其中,崇尚复古的文人画家以“四王”(王时敏、王鉴、王原祁、王翚)吴(历)恽(寿平)为首,可谓“集古大成,自出机杼”。王翚82岁时所作仿五代荆浩笔意《古木晴川图》,此画虽为仿古,但已尽脱前人窠臼,笔墨自如,化古为新。

韩国在高丽王朝就接受了中国文人画的理念。至朝鲜王朝,在身份高贵的王室和具有较高社会影响力的士大夫家族中,涌现了众多文人画家,他们在与中国频繁交流的同时,发展了蕴含独特民族风格的绘画。

 李岩  母犬图轴 朝鲜时代·16世纪 纸本淡彩  纵73.5、横42.5厘米 韩国国立中央博物馆藏 李岩 母犬图轴 朝鲜时代·16世纪 纸本淡彩 纵73.5、横42.5厘米 韩国国立中央博物馆藏

16世纪壬辰之乱前后至17世纪初,通过临摹流传至朝鲜的中国画谱和书画作品,朝鲜文人画家学习了中国明代“浙派”、“吴门派”和“松江派”的画风,并对各种绘画题材均有所涉及。宗室画家李岩所作的《母犬图》,描绘了慈爱的母狗和可爱的小狗之间的款款深情,展现了朝鲜文人画家的情趣,在韩国绘画史上占有重要地位。

  李寅文  十友图轴 朝鲜时代·1783年 纸本淡彩  纵122.6、横56.1厘米 韩国国立中央博物馆藏 李寅文 十友图轴 朝鲜时代·1783年 纸本淡彩 纵122.6、横56.1厘米 韩国国立中央博物馆藏

从17世纪后期开始,朝鲜文人画家在吸收中国明清文化的基础上,表现出一种新的倾向,他们兼容并蓄,在吸收南宗和西洋画风的同时,并没有抛弃朝鲜传统的风格。宫廷画家李寅文为官员徐直修绘制的《十友图》是件饶有风趣的作品,画中“十友”分别为澈溁书、水镜篇、董法笔、正宗剑、草党诗、石田画、平羽调、绿蚁酒、花镜集和锦身诀,应该都是指物而并非人。画家在描绘时却将其中的一些表现为人,其余则用物来表达,形成雅集图的形式,刻画了徐直修与“十友”在郊外游玩的情景。

  没伦绍等  葡萄图轴 室町时代·延德三年(1491年) 纸本水墨  纵69.6、横25.2厘米 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没伦绍等 葡萄图轴 室町时代·延德三年(1491年) 纸本水墨 纵69.6、横25.2厘米 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日本的文人画又称“南画”,是江户时代中期最有影响的绘画流派之一。不同于中国的士大夫阶层和朝鲜的两班贵族阶层,日本没有与之相对应的擅长诗文书画的文人阶层,因此日本文人画的创作主力是学习和借鉴中国文人画风格技法,并加入日本原有绘画传统的职业画家。他们将本民族的审美意趣融入画作,形成笔墨简练、色彩细腻、富于装饰和俳谐诗入画的民族特色。

  与谢芜村  山野行乐图屏风 江户时代·18世纪  纸本淡彩  纵155.1、横388.0厘米(每屏)  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与谢芜村 山野行乐图屏风 江户时代·18世纪 纸本淡彩 纵155.1、横388.0厘米(每屏) 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在室町时代,禅宗依托中国文化而兴盛,禅僧们十分憧憬中国文人的生活,在佛门修行的同时,希冀精神上的隐逸,他们不仅创作汉诗,还研习水墨画。在日本文人画出现之前,禅僧的绘画在精神层面上已可称为“文人画”。禅僧没伦绍等是中国观众熟悉的一休宗纯的弟子,他模仿中国文人墨戏所作的《葡萄图》,同其师一样,画风典雅潇洒。

  池大雅  林逋归亭图屏风 江户时代·18世纪  纸本淡彩  纵154.2、横359.3厘米(每屏)  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池大雅 林逋归亭图屏风 江户时代·18世纪 纸本淡彩 纵154.2、横359.3厘米(每屏) 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与谢芜村所作的《山野行乐图屏风》是日本重要文化财产,为画家依据自作俳谐诗和中国晩唐诗人杜牧的五言律诗《早行》意境所作,整个画面雅俗融合、富有诗意,充分体现了日本文人的艺术感。而池大雅绘制的《林逋归亭图屏风》则描绘了中国北宋诗人林逋梅妻鹤子的故事,画家以轻松流畅的线条、极具透明感的色彩、动态的空间把握、丰富的情感表现为特色,形成独特的画风,给当时处于停滞状态的日本画坛吹进了一缕新风。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