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神兼备——谈唐寅的摹古人物图
《收藏家》杂志 2019年01月19日 11:01

文章节选自《收藏家》2015年8月刊《形神兼备 风华绝代——谈唐寅的摹古人物图》,更多精彩内容请下载《收藏家》APP。

唐寅仕女人物绘画从摹写的角度讲也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自己创作的古装人物画题材,另一类是临摹历朝历代著名画家的传世范本。前一类题材的代表作品非常多,比较著名的是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的《王蜀宫妓图》。

王蜀宫妓图王蜀宫妓图

此图曾一度命名为《孟蜀宫妓图》,此名由明末汪珂玉《画录》最早定名,沿用至今,近经专文考证才改为《王蜀宫妓图》。背景取材于五代前蜀后主王衍时期,所画宫女皆衣道服,顶金莲衣冠结霞的历史记载。唐寅精心地描绘了四个盛装的宫妓,反映了五代时蜀国的宫廷生活。她们头戴鲜花冠子,金银宝钗,身着华丽的长褂、修裙。她们雪白的脸上抹着厚厚的脂粉,一手执镜,正在检查自己的粉妆是否合适。一人手托脂粉盒,另一人替她整理衣裙,还有一个在旁边指导。画面中间一正一背两个宫妓,近处背向者穿一件淡黄色长衣褂,与取相对者则穿着颜色较深的花青大褂。这样在色彩上形成了强烈的对比,产生了醒目的艺术效果。

吹箫仕女图吹箫仕女图

《吹箫仕女图》是唐寅古装仕女人物画的另外一幅代表作。画中表现一女子美丽端庄,雍容华贵。低头吹箫,全神贯注,但其眉间微带哀愁,似乎黯然神伤,无助而又无奈,独自一人,在空旷中用箫声传达出她内心的哀怨。此图人物衣纹用钢劲流畅的铁线描,服饰施以浓艳的色彩,显得绮罗绚烂。人物情态刻画得生动入微,不愧为唐寅仕女画的优秀之作。此画即体现了一位文人的情怀与趣味,也如实地反映了作者自身的心理感受。从该幅作品所传达的情绪上看,应是唐寅晚年的自身写照,由于无助和无奈,只有自己聆听委婉的箫声,是唐寅在失意潦倒时对往昔的一种追忆。总之,本幅人物作品是唐寅将感情的悲愤赋予在精湛的艺术作品及其艺术精神之中的代表之作,画意表达也很传神。

  唐寅  临汉宫春晓图卷局部之一 唐寅 临汉宫春晓图卷局部之一

唐寅《临汉宫春晓图卷》是明代仕女绘画的典范,虽然是临摹之作,但画工精细,色彩雅丽,以手卷的形式描述初春时节宫闱之中的日常琐事仕女人物个个衣着鲜丽,姿态各异,显示了画家唐寅过人的观察能力与精湛的写实功力。人物皆唐以来衣饰,取名汉宫,是当时对宫室的泛指。本幅以春日晨曦中的汉代宫廷为题,描绘后宫佳丽百态,全画构景繁复,除人物外,家具屏风、林木奇石与华丽的宫阙穿插掩映,铺陈出宛如仙境般的瑰丽景象。

 唐寅  临汉宫春晓图卷局部之二 唐寅 临汉宫春晓图卷局部之二

唐寅擅人物画,尤工仕女,重视对历史题材的刻画和描绘,吸收南宋及元人技法,笔力刚健,特擅临摹,粉图黄纸,落笔乱真。至于发翠豪金,综丹缕素,精丽绝逸,无愧古人,尤善于用粗细不同的笔法表现不同的对象,或圆转流畅,或顿挫劲利,既长设色,又善白描。《临汉宫春晓图卷》不仅人物造型准确,概括力强,形象秀美,线条流畅,有别于时流的板刻习气,直趋宋人室,功力水准与同时代另一位仕女人物画高手仇英的水平不相上下。

 唐寅  摹韩熙载夜宴图卷局部之二 唐寅 摹韩熙载夜宴图卷局部之二

《摹韩熙载夜宴图卷》 不同于上面几幅人物画手卷比较忠实于原作的特色,相反作品中作者自由发挥的成分更多,摹其大略而又形成了自身的特色,应该是唐寅默临之作。该作品绢本工笔重彩,现藏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

 唐寅  摹韩熙载夜宴图卷局部之三 唐寅 摹韩熙载夜宴图卷局部之三

《摹韩熙载夜宴图》通过“听乐”、“观舞”、“小憩”、“清吹”、“送别”五段,从一侧面表现表现韩府夜宴的全过程。唐寅的摹本,对原作的段落作了较大的改动,使段落之间连接更合理、更完整。唐寅为了突出韩府的奢侈,突出夜宴的繁华,除了在每段之间增加屏风和石盆栽为间隔外,又在每幅画中增绘了许多家具。

  唐寅  摹韩熙载夜宴图卷局部之四 唐寅 摹韩熙载夜宴图卷局部之四

《摹韩熙载夜宴图》表现出唐寅对家具的非凡观察能力,其中一个场景上韩熙载单衣袒腹,脱靴坐在椅上,轻挥纨扇,有一侍女进来似为禀告主人有客莅临。唐寅增绘一大折屏,折屏上绘有山水,屏左又绘一方桌,屏右又绘一座屏。在这幅画里,唐寅共增绘三件家具,可以说,这三件家具都是唐寅的自由创作。唐寅摹写此图时,不仅在背景中作了较大的改动,而仕女人物衣着依然浓艳华丽,面部形象以“三白法”施粉,具有典型明画仕女绘画风格,对后来的画家尤其是清宫仕女画家产生很大影响,成为明代仕女题材创作之最杰出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