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家中的哲学家齐白石——用画作诠释对幸福的理解
《荣宝斋》杂志 2019年04月18日 14:32

本文摘选自《荣宝斋》2018年4月刊《齐白石的人间清欢》,更多精彩内容请下载荣宝斋APP。

林语堂说“社会哲学的最高目标,也无非是希望每个人都可以过着幸福的生活”,这一点上,齐白石似乎变成了一位哲学家,他用作品从不同的角度诠释着自己对于幸福的独特理解。

白菜冬笋白菜冬笋

齐白石的一件作品《清平福来》中一位精神矍铄的老者手托一只青黛素色瓶子,他抬眼而望,一只蝙蝠从天而降。齐白石当然是借用了中国民间对于蝙蝠为“福”、瓶为“平”的寓意,然而这种仰望的神态,却并不只是画中人,而是世间所有人的期待。“幸福”这永远是艺术、哲学和人生最重要的命题之一。

白菜冬笋2白菜冬笋2

“饮食是人生中难得的乐事之一”。如果说什么事情能让人一下子感到快乐,真的没有比吃一顿美味佳肴、品一杯陈年佳酿来得更加直接、更加感性了。

壶酒盘蟹壶酒盘蟹

或许因为是湖南人的缘故,齐白石喜欢吃螃蟹,他画过许多盘中蟹题材的作品。而有蟹似乎就不能缺了酒,一手执酒杯,一手执蟹螯,便是文人认为的风雅事。齐白石也不例外,他以简率的笔墨画了螃蟹和酒壶以后,题写道:“老夫今日喜开颜,赊得霜螯大满盘。强做长安吟咏客,闭门持盏把诗删。”并有小字:“余居燕年久,商家渐渐相识,能赊货物。齐璜白石山翁并题记。

壶酒盘蟹2壶酒盘蟹2

”湖南是水乡,水产丰富,吃螃蟹也是当地的习俗,因此在持螯吟诗的快乐中是否也夹杂着对于家乡风味的回忆,这就留待观画者体味了。有酒盈樽、一盘螃蟹已经能让齐白石暂得于己、快然自足,其中对于生活的小满足与寻常人并无二致。

配图

“英国人用他们健康的皮肤去思想,正如中国人用他们伟大的肚肠去思想一样”。因此才会有“满腹经纶”“愁肠百结”“肝肠寸断”这样的词语。齐白石的思乡之情也融于他对故乡食物的怀念之中,例如,他对于家山的冬笋念念不忘,认为:“惟松山菌其风味甲天下,虽北地蘑菇不若也。”在那个交通不便的年代,对于家乡的风味只能遥想,但是齐白石却对此津津乐道,有许多作品都是在味觉中细细回味家乡风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