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议西汉南越王玉衣(上)
《收藏家》杂志 2019年04月18日 16:28

本文摘选自《收藏家》2019年2月刊《再议西汉南越王玉衣》,更多精彩内容请下载收藏家APP。

1983年广州西汉南越王墓出土一套玉衣,其形制、结构与中原汉代诸侯王玉衣基本一致,由头套、上衣、袖筒、手套、裤筒和鞋组成,共计2291片。

南越王玉衣南越王玉衣

由于没有发现穿缀玉衣玉片的金属线缕,因此发掘者将这套玉衣称为“丝缕玉衣”。几十年来,丝缕玉衣的使用制度一直是学术界讨论的焦点,本文拟就这个问题再作深入的探讨。

众所周知,汉代玉衣是以金、银或铜缕穿缀的,并代表不同的等级和身份。丝缕玉衣并不见于文献记载,那么它代表什么等级和身份呢?丝缕玉衣肯定与墓主的特殊身份有关。早在南越王墓发掘之前,1956年云南晋宁石寨山古墓群六号墓(墓主为西汉中期某代滇国国王)出土了166枚小玉片,经考证,被定为“滇王玉衣”。

滇王玉衣滇王玉衣

南越王墓发掘后,1985年李昆声推测“滇王玉衣”或许为丝缕穿缀,因为玉覆面的玉片穿孔中没有发现任何金属丝状物品,故以丝线为缕,玉片仍存而缕朽无存④。有不少学者沿用这个观点⑤。笔者也曾认可这个观点,并结合南越王墓丝缕玉衣的情况,认为汉代可能存在着丝缕玉衣的使用制度,它是汉朝廷专赐给异姓诸侯王和归附的少数民族国君作敛服的,估计汉朝廷采取了“内外有别”的做法,使用的是丝缕玉衣⑥。也有学者认为丝缕玉衣的使用在一定程度上也可被视作金缕玉衣的替代品。⑦更有人认为丝缕玉衣是南方特有的地方风俗,与中原地区迥异⑧。以上这些观点,似乎解决了丝缕玉衣的使用问题,但是当我们仔细检视南越王丝缕玉衣的构成、玉质和工艺上存在的差异,可以看到一些深层次的因素。

南越王玉衣头罩南越王玉衣头罩

我们先来看看丝缕玉衣的一些特点。它的头套、手套和鞋玉片,与躯干部分(即袖筒、上衣和裤筒)所用玉片,在加工和组合方式上存在显著的差异。头、手、脚三部分玉片厚薄较均匀,加工较细。周边大多抹棱,表面抛光,边角部位有钻孔。

南越王玉衣穿孔玉片南越王玉衣穿孔玉片

玉片间通过孔眼以丝线缀合,背面以丝绢贴衬。躯干部位所用玉片,多为大小不一的矩形,厚薄不均,周边不很齐整,多用下脚料拼凑。边角上不打孔,玉片间的组合,靠正面丝带纵横交叉地粘连及背后麻布的贴衬。

南越王玉衣左裤筒玉片南越王玉衣左裤筒玉片

总体来看,这件玉衣在用料上拼凑现象很明显。发掘者分析其原因,认为有三种可能性:其一,全部由汉廷制作,然后赐给南越王作殓葬用。但由于玉料存在很大的差异,这种可能性最小。其二,头手脚三部分为汉廷制作,躯干部分为南越国配制。有学者通过对玉片的检测认为头套、手套、脚套和肢体玉衣是不同工匠或是不同条件下制造的产品⑨。其三,全部在南越国加工制作,这种可能性似乎最大。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