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画家金兆韬的山水画“新境界”,体现了对中国画尚虚的理解
《荣宝斋》杂志 2019年04月18日 14:05

本文摘选自《艺术品》2017年6月刊《虚淡恬适 境界自高 —再论金兆韬“新境界”山水画艺术》,更多精彩内容请下载艺术品APP。

金兆韬的(当然还会有其他人)“新境界”山水画就是在这个时候、这样的背景下应运而生并顽强地发展和延伸着…… 

金兆韬 黄土系列—涌动 68cm×68cm 1997年金兆韬 黄土系列—涌动 68cm×68cm 1997年

关于他以往的两次成功转型(也是成果),我在六年前就已有过评论,此处不赘。他的这一次成功转型(也是成果)新在哪里?又有何新的意义抑或价值呢? 
除了保持一贯的特点(例如境界苍茫、寂静、幽深等)外,这一次的“新”概括起来其实就是两个字:“虚”和“淡”。 

金兆韬 玉佛山下 70cm×138cm 2015年金兆韬 玉佛山下 70cm×138cm 2015年

先谈“虚”。此处的“虚”与通常所谓的“布白”是两回事。古代贤哲老庄尚“虚”,所谓“致虚极,守静笃”“大象无形”“唯道集虚”。在《道德经》中更是精彩地揭示了“虚实相生”的哲理:“道之为物,惟恍惟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窈兮冥兮,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这是解释中国艺术“尚虚”的一把总钥匙,也是最根本的依据。后人说“抟虚成实”(王船山语),又说“无画处皆成妙境”(笪重光语),都是从老庄的上述思想中来的。

金兆韬 玉佛山下的树林 70cm×138cm 2015年金兆韬 玉佛山下的树林 70cm×138cm 2015年

近人宗白华对中国画尚“虚”的理解更是深刻到家:“中国画的用笔,从空中直落,墨花飞舞,和画上虚白溶成一片,画境恍如一片云,因日成彩,光不在内,亦不外,既无轮廓,亦无丝理,可以生无穷境,而情了无寄”

金兆韬 云之南系列—和静 68cm×68cm 1993年金兆韬 云之南系列—和静 68cm×68cm 1993年

“……无笔墨处(此处的‘无笔墨处’同样不能理解为就是单纯的‘布白’问题,似应理解为是将笔墨归于一片虚淡—引者)却是缥缈无倪,化工境界”“在这一片虚白上幻现的一花一鸟,一树一石,一山一水,都负荷着无限的深意、无边的深情”“万物浸在光被四表的神的爱中,宁静而深沉”。

金兆韬 蕴泽系列—雪后 123cm×230cm 2002年金兆韬 蕴泽系列—雪后 123cm×230cm 2002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