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痴”张善孖作为天主教徒,却也带着画笔,以『丹青』为国效力
《荣宝斋》杂志 2019年04月18日 14:50

本文摘选自《荣宝斋》2019年3月刊《浅析张善孖<睡虎图>》,更多精彩内容请下载荣宝斋APP。

张善孖虽然生活在近代,但他的一生都与西方宗教有着深刻的缘分。其父母早在一九一一年就加入了内江当地的基督教会,每逢礼拜天,均会带着张善孖、张大千兄弟前往法国人的教堂作弥撒。父母的言传身教,家庭的宗教氛围,加之他时常陪张大千到当地天主教福音堂教会学校读书,使其有了与西方宗教最初的亲密接触。

张善孖虎图,百度张善孖虎图,百度

然而相比宗教,年轻时的张善孖更迷恋武侠小说,崇拜行侠仗义、忧国忧民的大侠形象。这也让他从小就形成了嫉恶如仇、爱憎分明的刚烈性格。他常说:『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如同那个时代的所有青年一样,他希望用自己的热血为国家做贡献,具有显著的『入世』情怀。

张善孖虎图,百度张善孖虎图,百度

张善孖最终皈依天主教,挚友戴仰钦扮演着重要角色。戴仰钦二十六岁入基督教,是江沪地区非常有名的牧师。戴家是标准的基督教家庭,戴仰钦的三个女儿均是虔诚的基督教徒,也正是因为宗教的原因,戴、张两家关系极好。

张善孖 睡虎图 75cmx40cm 1940 四川张大千研究中心藏张善孖 睡虎图 75cmx40cm 1940 四川张大千研究中心藏

晏良为说:『戴公公的大女儿戴慧贞是我们的母亲张心素女士(张善孖女儿)就读松江教会慕卫女校时的同桌好友,她和二妹戴雅贞及三妹戴丽贞都是我们的母亲张心素女士的闺密。』而『我们的太婆曾友贞夫人豪爽热情,开朗健谈,是虔诚的基督教教徒,最爱同戴公公和戴家三位阿姨摆龙门阵』。戴家浓厚的宗教氛围影响着张家。张母多次托付戴仰钦劝说张善孖皈依宗教。

张善孖 柳下双骏图 35cmx125cm  1928张善孖 柳下双骏图 35cmx125cm 1928

张善孖早年曾因参与革命而遭遇袁世凯通缉,使张家遭遇了抄家之祸。面对乱世和黑暗的官场,张母因深知张善孖性格刚烈,容易深陷险境,希望他能加入基督教。戴仰钦知道张善孖侠胆雄心,一生把国家和人民放在第一位,因此,他没有强硬地劝说张善孖信奉宗教,而是以朋友的名义不断地引导张善孖,拉近他与基督教的距离。

张善子孖 下山虎 美国纽约龍冈公所藏张善子孖 下山虎 美国纽约龍冈公所藏

每当张善孖感到救国无门的时候,戴仰钦总会用教义感化他。面对挚友,张善孖放下『面具』,坦露心扉,直抒心意,而《睡虎图》也正是他们真挚情义的见证。后来,抗日战争开始,张家前往安徽郎溪。郎溪当地没有基督教堂,在戴仰钦的帮助下,张母受弥撒而改奉天主教,直至逝世。

张善孖 丹石白凤 57.5cmx157cm 1934张善孖 丹石白凤 57.5cmx157cm 1934

张善孖和戴仰钦,一个具有忧国忧民的『入世』情怀,一个具有宽容大仁的『出世』情怀,表面上看,此二人有着完全不同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但他们内心深处却都有着一样的国家情怀和民族大义。张母逝世后,张善孖在戴仰钦的劝说下辞官归甲。定居上海后,戴氏一直鼓励张善孖丹青报国,用画笔激励国人,用大爱感动世人。

张善孖 清溪虎啸 30cmx104cm张善孖 清溪虎啸 30cmx104cm

在他多年的潜移默化的影响下,最终使『家公(张善孖)遵循太婆(曾母友贞)的遗训,并于一九三八年十二月八日在云南昆明受洗礼入罗马天主教。然后,家公就以天主教教徒的身份对外』。此后,张善孖在于斌主教及美国教士梅雨丝的陪同下,身体力行,带着画笔和画作巡游欧美,以『丹青』为国家抗战努力,完成了对母亲和好友戴仰钦的承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