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沉:从英雄时代到平凡的世界(上)
《荣宝斋》杂志 2019年04月18日 14:40

本文摘选自《荣宝斋》2018年3月刊《平凡世界里的意义重寻——卢沉当代都市人物画艺术简论》,更多精彩内容请下载荣宝斋APP。

改革开放之后,传统中国画又面临着一个戏剧性的转型。从二十世纪之初一直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书写闲情逸致为母题的传统中国画因为不能反映现实和表现时代主题而面临着危机,被强迫要求转型,以反映现实,表现政治主题。于是传统人物画一方面因为利于表现社会主题而大兴,另一方面又面临着被『改造』和被『变革』的命运。

卢沉 布袋和尚 68cm×68cm 1981卢沉 布袋和尚 68cm×68cm 1981

在『前三十年』,所有的中国画家都在致力于用传统中国画来表现现实和反映政治主题的探索,并在借鉴西画、表现社会主义现实建设方面摸出了一些门径。那么在历史进入了改革开放后,政治对于社会的主宰放松,所有的艺术又都面临着回归本体、淡出政治主题,这个时候人物画又亟需再度转型,需要走出主题。这真是政治与文化间的悖论,亦是我们这个民族文化无法推脱的宿命。

卢沉 机车大夫 269cm×135cm 1964卢沉 机车大夫 269cm×135cm 1964

这次转型对于人物画来说,作用也是双向的,一方面淡出主题使人物画回归了艺术本体、获得了自由,但同时也面临着危机。原有创作生态环境的丧失使人物画家面临着生存危机,更让艺术家们不知所措,不知道要表现什么,在方向上陷入了空白和迷惘。

卢沉 来京上访的小民百姓 100cm×100cm 1980卢沉 来京上访的小民百姓 100cm×100cm 1980

本来人物画是表现政治主题的,是歌颂英雄和领袖的,要表现社会政治新貌的,题材和主题以及方向都极其明确,画家们都已经习惯并得心应手。一旦不表现这些了,人物画还能画什么呢。

卢沉 牧场 68.5cm×68.5cm 1989卢沉 牧场 68.5cm×68.5cm 1989

『后三十年』前期的艺术出现了两个重要的风潮。一个是表现少数民族题材。一时间,似乎所有的人物画家都转向了表现文明区域政治中心之外的少数民族地区的生活,黄胄、叶浅予艺术的复兴,以及周思聪、艾轩探索的转向等等都是这种典型表现。因为少数民族题材是轻松主题的典型载体,是由主题性向形式美转向的绝佳选择,所以这一题材的作品几乎垄断了这个时期的整个人物画坛。

卢沉 草原落日 68cm×69cm 1986卢沉 草原落日 68cm×69cm 1986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