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师曾对『金石画风』北传的影响,是时代文化赋予他的使命
《荣宝斋》杂志 2019年04月28日 23:42

本文摘选自《荣宝斋》2017年8月刊《陈师曾与湖州籍艺术家交游考》,更多精彩内容请下载荣宝斋APP。

一九一三年,陈师曾到北京后,把以赵之谦(一八二九—一八八四),吴昌硕为杰出代表的『金石画风』从上海伸延到北京,并促使齐白石『衰年变法』,成为与吴昌硕齐名的写意大师。

齐白石、陈师曾 《大利图·花卉》2017北京华艺秋拍拍品齐白石、陈师曾 《大利图·花卉》2017北京华艺秋拍拍品

『金石画风』是清代『朴学』思潮的衍生物,是乾隆和嘉庆年间『考据学』盛行之下,『碑学』运动的成果被引入绘画领域而形成的新传统、新画风。这一新传统被所谓诗、书、画『三绝』发展到诗、书、画、印『四全』;这一新画风,是由于融合『碑学』古拙雄强的书法笔意入画,一扫『帖学』书法影响下绘画用笔流宕柔媚的主流审美倾向;同时,由于篆刻艺术成为绘画的有机组成部分以及钟印学理论的引入,不仅增加了绘画的金石趣味,也增多了画面各种形式色彩的对比因素,强化了传统绘画的『视觉』感染力。自十八世纪以来,『金石画风』在江南一带渐成气候,到了赵之谦、吴昌硕更得到广泛承认。

陈师曾“五石堂”印陈师曾“五石堂”印

在陈师曾逝世后,当年《湖社月刊》刊出的一篇文字,极好地状述了吴昌硕陈师曾师徒二人的艺术相应与在南北及至日本的影响,堪为佳话:

陈师曾 花卉图轴 纸本设色 纵九七·五厘米 横四九·二厘米 故宫博物院藏陈师曾 花卉图轴 纸本设色 纵九七·五厘米 横四九·二厘米 故宫博物院藏

『陈先生,我国有名之艺术家也。前数年飘然长逝,举国悼之。吴缶老在我国艺林,颐年硕望。久为各界所景仰。不幸于前数日因中风不起,艺林之大憾。吴缶老作画,专工花卉。陶铸㧑叔雪个,自成一家。师曾则融合白阳清湘,更辅以充沛之气。缶老精篆刻,其作品远追秦汉,近与悲庵相媲美。师曾之刻印,间也取法秦汉,而一种书卷气,乃其笔端之特长。缶老精通书法,其临石鼓,识者皆争先珍致。师曾之书法,则通籀篆汉隶八分北魏,信乎两先生之艺,允堪为后生楷则也。不特此也。

吴昌硕 端阳佳果图 设色纸本立轴 131.4×55.3厘米 1917年吴昌硕 端阳佳果图 设色纸本立轴 131.4×55.3厘米 1917年

两先生之文采风流,虽东瀛远方之人,皆知爱慕。……前载东京复开会,敦劝缶老往游。缶老以年迈不堪长途之跋涉,未能果行。日人失望,不可言状。二先生一居京华,一则逍遥沪滨。相隔迢迢,而其生平事迹,大体相类。吾知缶老门下士,与槐堂弟子,其悲感当与余同也。或曰,缶老之画,剑拨弩张;师曾之山水,如峻坂驽马,得无为瑜之玷,曰不然,书画之气度。』

陈师曾 藤萝鹤鹆图轴 纸本设色 纵一二三厘米 横二九·四厘米 故宫博物院藏陈师曾 藤萝鹤鹆图轴 纸本设色 纵一二三厘米 横二九·四厘米 故宫博物院藏

著名画家潘天寿曾评价陈师曾『天赋高,人品好,学识渊博,国学基础深厚,金石书画无所不能,可惜死得太早,否则,他的艺术成就定在吴昌硕之上』。历史虽然不能假设,我们也不能确定他若活得长『艺术成就定在吴昌硕之上』,但他对吴昌硕先生的敬仰、吸收老师指点并在北京进一步发扬光大『金石书画』艺术,是有目共睹的。这即是对恩师的某种『致敬』、『回报』,更是时代之文化使命赋予他的『必须』与『必然』,而他却确是演绎弘扬得极为精彩。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