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大物博 杂物繁多 来看看有什么好东西
《艺术品》杂志 2019年04月28日 10:30

本文摘选自《艺术品》2018年9月刊《藏杂杂说》,更多精彩内容请下载艺术品APP。

首先来看看明代尼山随形砚

我国地大物博,山川无计,山川皆有石,然非石皆可为砚。千多年的发掘和筛选,能制佳砚的品种屈指可数。其佳且大宗的,有端、歙、洮河、松花、红丝⋯⋯小众而佳者,若尼山即是。

尼山在山东境内,主峰在曲阜东南。相传孔子因父母祈祷于尼山而生,故其名孔丘,字仲尼,都与丘陵般的尼山有关。此石产于尼山孔庙北的砚台沟。史载:尼山之石,文理精腻,亦称雅品。《曲阜县志》谓:此石质坚色黄,得之不易,近无用者。

明代尼山随形砚明代尼山随形砚

此类石砚存世颇稀,藏砚家多不经意。我所得之此明代尼山随形砚,妙在仅砚面碾作平板,余则一任天成,去尽雕饰,意趣古朴。三年前由日本拍场以廉值买得。此小别于澄泥,亦小别于矱村的佳砚,旋归队豆庐。我庆幸,好就好在她“藏之深闺人不识”也。

再来看看富冈铁斋日涤砚

富冈铁斋是日本绘画界的巨匠,是家喻户晓的人物。近似我国的吴昌硕,但较吴氏年长几岁。我们对他的画或许不太熟悉,但是上海墨厂(今称曹素功)生产的“铁斋翁”(101)墨锭,却是令人称道的拳头产品。(101)的编码,是指其质地等同于墨品里材质、制作都属最讲究的“五石贡烟”。记得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期,稚柳师觉研墨颇累,我与厂家联系,按铁斋翁的质量制作了一批墨汁,墨分五色,不逊于研磨,稚柳师也赞为妙品。

富冈铁斋日涤砚富冈铁斋日涤砚

此为铁斋翁之自用砚。名“日涤”,取自《高氏砚笺》砚须日涤,墨留则胶滞之义。是砚石为大西洞中罕有之“碎冻”,朵朵白花为团团火捺所圈,名品也。精制的挖嵌紫檀盒,与其匹配。且于砚塘上又特制铁犁木薄盖,防绘事间歇时墨汁干结,翁在其上书“日涤”两字。在白木护盒内,又作题记一则,知为其七十八岁时之题记。足见铁斋对此砚之宝爱。巨匠怜愔,每天画毕,都亲为涤尽尘埃,令其面貌日新,此砚有知,应三作揖,庆幸遇到了如此疼爱它的好东家。

再让我们来看看宋荷塘鸳鸯石盖砚

华夏文化延续到宋代,像上天给了加速机,宋词、宋画,乃至漆、瓷、木、铜、砚、石等工艺美术领域都显示出前所未有的不凡感悟和创造。宋画的山水、人物、花卉,漆器制作的剔犀、剔红、剔彩,仿古铜器、五大名瓷、木雕石刻、四大砚品,好古集古、赏砚拜石、文会雅集⋯⋯风气之盛,兴趣之浓、普及之广、成果之丰、普及之快,在精神、物质两个层面都堪称是开启风气之先的,也是后世往往作为标杆丈量的高峰。这文艺、工艺的勃兴、升华,诚属性与君主抑武扬文的政策导向相关,它促使文人士绅,普遍去追逐精致雅化的风尚,追求日常方方面面的文化生活,加速推动了这一艺化的进程。从宋代官私的文献、故事,及大量的遗存作品里,我们,至少我本人能玩味到这一点。

宋荷塘鸳鸯石盖砚宋荷塘鸳鸯石盖砚

宋代的这一寻常的盖砚,也足以作为解剖体悟的“麻雀”。画面是表现两只鸳鸯在莲花丛中拍翅追嬉。若以画艺论,双禽生动,变型得体,布局奇特,雅致有韵;而观其雕技,㳺刃恢恢,圆畅流动,深浅合辙,刀笔互补,尤添妙趣。点线面、黑白灰,无可挑剔。一件无名氏的砚刻,即显示出宋代工艺美术水平的精妙绝伦。令我折服。

此砚一九八九年得于城隍庙藏宝楼,摊主似江西“挖宝”人。砚多水锈,索五千元,在当时是咬人的价格咯。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