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内军机处曝出涉及《四库全书》撤出本《书画记》被撤的原因
《紫禁城》杂志 2019年04月28日 10:40

文章节选自《紫禁城》2013年9月刊《<四库全书>撤出本的出现及原因》,更多精彩内容请下载《紫禁城》APP。

《四库全书》是乾隆时期由清政府组织一批著名学者编纂的、中国古代最大的丛书,从乾隆三十七年(一七七二年)下诏有计划地征求当时国内所有存书起,到乾隆四十六年十二月(一七八二年)第一部《四库全书》竣工,前后经历将近九年的时间。

《钦定四库全书总目》封面《钦定四库全书总目》封面

撤出本的出现及其被撤缘由

禁书是继征书之后进行的一场查缴、销毁所谓「违碍」、「悖逆」书籍的持久活动,在编纂《四库全书》的同时,从搜访遗书到查找禁书一直不曾间断,它始于乾隆三十九年(一七七四年),直至乾隆五十八年方告结束。撤出本的出现,即是在《四库全书》已经编纂、缮抄数部并已分贮各阁之后,依然检查出有的书有「违碍字句」,因此再行撤出或销毁,这些被撤诸书即所谓《四库全书》撤出本。

《国史考异》内页《国史考异》内页

乾隆五十二年(一七八七年)八月十一日,清高宗下旨:

现在复勘文渊等阁所藏四库全书,据详校官祝堃签出周亮工《读画录》、吴其贞《书画记》内有违碍猥亵之处,已照签撤改矣。又前据吴(胡)高望、吉梦熊、阮葵生详校文溯阁书,签出《尚书古文疏证》、《松阳讲义》二书并有违碍字句,业经撤出销毁,所有详校之胡高望、吉梦熊、阮葵生、祝堃倶著交部议叙。

由于四库中存留忌讳文字被认为是最严重的缺失,在清高宗的严厉斥责和亲加检查下,乾隆五十二年(一七八七年)十月三日,由四库全书总裁官纪昀领衔报告检查结果,并列出应撤出的九种图书,再加上乾隆五十二年(一七八七年)三月首先撤毁的李清和潘柽章所著书,共十一种。

《历代不知姓名录》内页《历代不知姓名录》内页

这几种书现北京故宫博物院图书馆大都有收藏,唯缺《诸史同异录》。

该书经查阅《中国古籍善本书目》未有著录,其它馆也未有收藏,只在有关纂修四库全书的档案中载有该书的一些资料。

其中两部书被撤原因

《国史考异》六卷,六册。清潘柽章撰。为乾隆五十二年四库撤出十一种之一。据《续修四库全书提要》载:

乾隆五十二年(一七八七年)十月初三日馆臣奏请,其中引钱谦益之说甚多,而不著其名,且词相连属,难以删削,应行撤毁。随被扣除。

最后涉及《书画记》被撤的原因。据《办理四库全书档案》内军机处开列被撤出书目,均注明被撤原因。

《读画录》《读画录》

「书画记。此书系吴其祯撰,因书内所载《春宵秘戏图》,语涉猥亵,奏明应毁」。又据同书乾隆五十二年八月十一日上谕,其实已下令「照签撤改」。

因此查检上述《书画记》,已均无《春宵秘戏图》一条。但是,以上述有「提要」的《书画记》,分别为乾隆四十九年、五十一年所撰。

清乾隆「文渊阁宝」清乾隆「文渊阁宝」

因此,一种情况是在乾隆五十二年下令撤改时,才抽出《春宵秘戏图》,并予以补写,重装。但既然已「奏明应毁」,似乎没有这种必要了。

《钦定四库全书总目》《钦定四库全书总目》

又一种情况,乾隆四十六年十一月初六日上谕,已下令审查、撤出部分文字的描写。很可能的,那时已经把犯有此忌的《春宵秘戏图》撤改,并仍保留该书。然其后,审查愈后,才在已撤出该条后,仍将该书撤出,也就成了该书今存的现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