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一个画家创作能力受限,那些艺术家告诉你他们如何创造新艺术
《艺术品》杂志 2019年04月29日 10:02

本文摘选自《艺术品》2017年2月刊《颤笔写做万点梅—山水画家丁士青晚年开拓的新创作路径》,更多精彩内容请下载艺术品APP。

笔者在这里想探寻的一个问题就是:钱选因好酒,导致年老后手指颤抖,画工细作品不能,于是开始大规模的创作曾经只是偶尔为之的写意墨花墨禽,独辟蹊径;马蒂斯身患重病,已经无法拿起画笔再从事以往的艺术创作类型,于是退而求其次,拿起剪刀开始纸片飞舞,却创作出大量的精彩剪纸作品,与其油画作品一脉相承,生生延续;

丁士青 白梅 133cm×69cm 纸本水墨丁士青 白梅 133cm×69cm 纸本水墨

周思聪因病放弃人物画创作,潜心经营荷花主题,借以寄情抒怀;丁士青因为晚年体弱手颤之故专心画梅,作品无数,而他每每在画上明示“战臂”“战腕”,也是对自己创作状态的一种记录。

丁士青 红梅 纸本设色丁士青 红梅 纸本设色

这些都说明一位画家,在其创作能力受限,无法一如既往的继续自己所熟悉的创作手段时所采取的一种应激反应,他们会很自然的转向一种更适合自己创作状态和身体机能的创作类型。

丁士青 墨梅 70cm×37cm 纸本水墨 1973年丁士青 墨梅 70cm×37cm 纸本水墨 1973年

而若不是因为某些意外情况的出现使得他们丢失了惯用的创作手法,可能他们还是会像以前那样画下去,而我们也不会知道,其实他们自己也不会知道,他们在另外一个领域内的建树。意外本身不是一件好事,它其实就是一则实实在在的坏消息,可是坏消息却在勤勉的艺术家这里变成了更大更自由的创作空间。当他们抛开了之前使他们成名的那个套路,面对如此自我的现实状态,反而更加容易将人带回自己的内心和初衷,当他们在仔细思考应该怎么继续自己的艺术生涯的时候,本身也就将他们的艺术信仰升华了。

丁士青 墨梅70cm×37cm 纸本水墨丁士青 墨梅70cm×37cm 纸本水墨

虽然“受限”这件事情的发生如此令人沮丧和遗憾,正如丁启明女儿对父亲晚年画梅的原因揣测的这样:一方面是因为他体弱手抖,唯有画梅尚无大影响,而且画梅也是他一向的爱好;另一方向也是因为画梅可以抒发他当时的心情。笔者从他草稿纸中翻到一首未完稿的词,可以约略窥见他当时的心迹。这首词的最后几句是:“滥竽我愧齐庭久,自归来心雄手战,前踪难遘。粉本一朝收拾起,空剩寒梅影瘦。”

丁士青 墨梅 70cm×37cm 纸本水墨2丁士青 墨梅 70cm×37cm 纸本水墨

相对于丁士青20世纪60年代在江苏省国画院时期所做诗词“垂垂江南叟,喜余年遭逢盛世,古今稀有”,“蹑尽千峰寻草稿,逞豪情,戴月披星斗”等情绪高扬的精神状态,确确实实是有心境上的跌落趋势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