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五年时间就积累了八百多本碑拓,清初曹溶对碑拓是有多热爱?
《荣宝斋》杂志 2019年05月05日 10:11

本文摘选自《荣宝斋》2017年3月刊《清初嘉兴书法的几种取向》,更多精彩内容请下载荣宝斋APP。

在明清之际,『湖秀之产倍于他郡』,嘉兴的市镇经济真正繁荣也是始于此,农村『桑林遍野』,集镇『蚕丝成市』,城乡『机轴之声不绝』。与此同时嘉兴地区藏书楼林立,府学、书院、私塾贯通了各阶层的学习通道,而明清两代七百三十余人考中进士也是文化积累的成果。文人大多写一手好字,而且具有探索精神,从清初朱彝尊寻古踏碑始,至清中期张廷济追求古器文的考据,再至晚清王国维对甲骨文的研究,这些研究的积累被直接运用在书法创作上,这其中一些人成了书法大家,也影响了有清一朝整个嘉兴地区的书法风气。

清 朱彝尊 隶书 嘉兴博物馆藏清 朱彝尊 隶书 嘉兴博物馆藏

清初嘉兴地区书法风格与整个清代书法的发展历程基本一致,可以简单归纳为三条发展脉络:其一是以曹溶、朱彝尊为代表的金石考据学者,业余兼及书法;二是以陈邦彦、查升为代表追求董风潮流的官员书法家;三是以陈奕禧为代表理论与实践兼顾并敢于进取突破的书法家。

清 朱彝尊 行书 局部一 余杭博物馆藏清 朱彝尊 行书 局部一 余杭博物馆藏

在帖学一统天下的清初,一些遗民有意识或者无意识地追寻一种与主流不同的书法艺术形式,以强化其遗民的身份感。在此氛围下,『贰臣』曹溶和『布衣遗民』朱彝尊与顾炎武、阎若璩共同寻访、摹拓以及相互之间进行交流考证,并与傅山等书法大家相互讨论碑拓。在这批先行者的带领下,书家互换互赠碑刻拓片以及研究考证成为一种流行,影响了一批书法家在实践中追求碑刻的书法韵味。

清 朱彝尊 行书 局部二 余杭博物馆藏清 朱彝尊 行书 局部二 余杭博物馆藏

曹溶和朱彝尊都并非以书名流传于世,曹溶的成就在诗坛和藏书,而朱彝尊的成就在文学与学术,就如陈其荣所言:『吾郡竹垞先生研经考古为当世所重,其于金石之品题,只绪余耳。然其鉴赏之精,考定之碻,亦足以见其渊博为独绝矣。』

图4 清 曹溶 桃林对坐图跋 1682 嘉兴馆藏图4 清 曹溶 桃林对坐图跋  嘉兴馆藏

曹溶(一六一三—一六八五),字洁躬,又字鉴躬,号秋岳,晚号倦圃老人,浙江嘉兴秀水人,长朱彝尊十六岁,对于朱彝尊来说既是长辈、学术引路人也是其经济的赞助者。首先,访碑、拓碑是曹溶的兴趣所在,其《静惕堂诗集》中收有不少这类诗歌,如《遣婿至曲阳拓北岳庙碑》《资耀寰入秦,托其拓寄碑本》《得宁人书寄汉唐碑刻至》《蔡介滋转运河东拓古碑见赔奉怀二首》等。

清 曹溶 桃林对坐图跋 局部清 曹溶 桃林对坐图跋 局部

其次,曹溶在访碑活动中不断地结识同好并收藏了大量的碑拓。杨宾在《大瓢偶笔》中评论古今来收藏法书碑刻之家,便把曹溶和项元汴、王世贞、严嵩这样的大藏者并列。曹溶也在《金石表》自序中称:『予行塞上,见古碑横茀草间,偶一动念,古人遗迹历千百年,自吾世而湮没之,为可惜。搜自境内,以至远地。积五年,得八百馀本。经以碑,纬以撰者、书者之姓名,及所立之地与世与年,合而成表。』仅仅五年时间就积累八百多本碑拓,足见曹溶收藏的丰富和财力的雄厚。

清 曹溶 桃林对坐图跋 局部清 曹溶 桃林对坐图跋 局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