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御制嘎巴拉式盖盒,此物见证汉藏文化交流
《艺术品鉴》杂志 2019年05月05日 10:19

本文摘选自《艺术品鉴》2017年11月刊《乾隆御制嘎巴拉式盖盒》,更多精彩内容请下载艺术品鉴APP。

清乾隆 御制青玉刻藏文敕封八世达赖喇嘛嘎巴拉式盖盒3-2清乾隆 御制青玉刻藏文敕封八世达赖喇嘛嘎巴拉式盖盒

乾隆御制嘎巴拉式青玉盖盒,以整块籽玉留皮随形掏膛,精妙卓绝,盒内镌刻藏文,描以金漆,历史价值极高。此物见证汉藏文化交流,除拉萨所藏,难得一见,其重要性毋庸置疑。清朝盛世,国富兵强,乾隆四十八年(1783 年),皇帝册封八世达赖喇嘛强白嘉措(1758-1804 年),以此玉盒为赐,同赉玉印、玉册。玉册乃授命诏书,汉、藏、满、蒙四语写就,其文与此盒所铭别无二致。玉印、玉册原贮布达拉宫,现藏拉萨西藏博物馆。九世达赖喇嘛之经师、西藏摄政,以藏文为八世达赖立传,笔下提及三件玉宝,称此盒外如宝石,内藏金书。此盒内藏文与玉册上所镌近乎一样,其相应汉文为:奉天承运,皇帝制曰:国家海宇清宴,民物敉宁,抚育中外,振兴黄教,自宗喀巴,崇阐宗风,宣扬梵律,尔达赖喇嘛,乃宗喀巴之法嗣、根敦噜布八转世身也。夙慧圆成,性身常住,十方供奉,华夏皈依。先是顺治年间,五转世达赖喇嘛,来京瞻观,恩礼崇隆。自兹四世,咸倾心依向,广布教乘,宠渥有加焉。尔达赖喇嘛、教演禅宗,诚殷唪祝,普天福寿,永世吉祥,诚国家道洽重熙、休和之盛事也。以尔性体纯全,法源广布,朕甚嘉焉。兹特加殊礼锡之玉册玉宝,尔其祇领,供奉于普陀宗乘之庙(即今布达拉宫),永护法门。逢国庆典,用之章奏,其余奏书文移,仍用原印。尔膺兹宠锡,其益励清修,宏宣宗乘。副朕阐扬梵教,福佑羣生,至意以广布尔前世达赖喇嘛之善缘,寿世福民,用光我国家亿万年之休命。钦哉。特谕。

清乾隆 御制青玉刻藏文敕封八世达赖喇嘛嘎巴拉式盖盒5清乾隆 御制青玉刻藏文敕封八世达赖喇嘛嘎巴拉式盖盒

清乾隆 御制青玉刻藏文敕封八世达赖喇嘛嘎巴拉式盖盒4-1清乾隆 御制青玉刻藏文敕封八世达赖喇嘛嘎巴拉式盖盒

皇恩降于动荡之年,其时满藏政治诡谲,让历史学家就西藏局势众口纷纭。乾隆四十八年,八世达赖喇嘛强白嘉措勉强受命,却甚少问政。册封之际,获乾隆赐文赏赉,除汉、藏、满、蒙四语金印,外如宝玉之御诏金书也在其列。事实上,乾隆三十五年(1770 年)由高宗册封之西藏摄政王阿旺楚臣(1721-1791 年),受八世达赖之托执政至五十一年(1786 年)。强白嘉措后亲政四载,于五十一至五年间(1786-1790 年)治藏。依盒镌藏文,八世达赖仍非大权独握,必须思量掌政之可能。为此,天子特授玉诏、玉印,现藏拉萨西藏博物馆。 此外,八世达赖奉旨于诸政务悉用玉印,其余奏书文移仍用原印。世人皆知,乾隆定满文为军政书函用语,同时亦设“唐古特学司”,主职藏文学务,兼理章奏翻译。然掌清帝国外交文移之藏文译师,究竟所司何职,或原文译本有否倚重其一,前人未有细考。九世达赖之经师、西藏摄政王为八世达赖所立之传,或为王家伟提供依据,也对鉴认此盒有所裨益。传记中描述藏历水虎年(1782-1783 年)八世达赖寿辰庆典之盛况,指当时曼殊师利大皇帝(乾隆皇帝),让堪布送来御赐达赖喇嘛之礼,包括嘉诏、外观似宝石之金书、丝绸,以及其他赏赉。此文原载《八世达赖喇嘛传》,由九世达赖之经师亲笔,确认了宝石美玉内金书圣谕之制,意义重大。此盒所镌藏文与四十六年玉册诏书相符,可推断此玉盒正为文献所言,或为纪册封盛事而制,也有玉诏副本之用。

清乾隆 御制青玉刻藏文敕封八世达赖喇嘛嘎巴拉式盖盒3-1清乾隆 御制青玉刻藏文敕封八世达赖喇嘛嘎巴拉式盖盒

清乾隆 御制青玉刻藏文敕封八世达赖喇嘛嘎巴拉式盖盒2清乾隆 御制青玉刻藏文敕封八世达赖喇嘛嘎巴拉式盖盒

清乾隆 御制青玉刻藏文敕封八世达赖喇嘛嘎巴拉式盖盒4-2清乾隆 御制青玉刻藏文敕封八世达赖喇嘛嘎巴拉式盖盒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