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帝虔诚信仰藏传佛教的背后,是出于对国家政权的考量
《荣宝斋》杂志 2019年08月14日 18:32

本文摘选自《荣宝斋》2017年11月刊《乾隆时期的藏传织绣佛像》,更多精彩内容请下载荣宝斋APP。

对于信徒来说,佛像就是佛菩萨真实的化身,虔诚供奉礼拜唐卡中的佛菩萨,与礼拜真佛相同。乾隆帝是清代历朝皇帝中对藏传佛教信仰最诚的一位,每年元旦都要到佛堂上香,即使不能亲自前往,也会遣亲近的满清皇室子弟为他上香。但乾隆帝的这种信仰并非顺治帝式的个人行为,而是从个人行为和国家行为两方面去实践着他的崇佛信念。

清乾隆 绣像阳体秘密佛像图轴 68.5cm×93cm 清宫旧藏清乾隆 绣像阳体秘密佛像图轴 68.5cm×93cm 清宫旧藏

现存有纪年的乾隆织绣佛像大多集中在乾隆四十五年前后,如乾隆四十三年《绣像阳体秘密佛》《绣像阳体威罗瓦金刚》《绣像阴体上乐王佛》《绣像观世音菩萨》《绣像十一面观世音菩萨》《绣像狱帝主》、乾隆四十五年《绣像吉祥天母》、乾隆四十六年《缂丝阴体上乐王佛》《缂丝阳体阳体威罗瓦金刚》《缂丝阳体秘密佛》等。这些织绣佛像的制作与乾隆四十五年六世班禅赴京参加乾隆帝七十寿辰庆典密切相关。

清乾隆 绣像吉祥天母 50cm×69cm 清宫旧藏清乾隆 绣像吉祥天母 50cm×69cm 清宫旧藏

清乾隆 缂丝阳体威罗瓦金刚 68cm×94cm 清宫旧藏 清乾隆 缂丝阳体威罗瓦金刚 68cm×94cm 清宫旧藏

乾隆皇帝对此极为重视,为之做了一系列的准备工作。如命皇六子质郡王永瑢和吏部尚书永贵前往岱海(今内蒙古自治区)迎接六世班禅,还仿六世班禅在西藏的住地扎什伦布寺在热河修建须弥福寿庙,作为其下榻之地。制作珍贵的织绣佛像也是其中的重要环节。六世班禅进京觐见乾隆受到各民族的密切关注,对班禅的礼遇愈高,愈可看出乾隆帝对宗教问题的重视,其深知加强清廷与蒙藏之间联系的重大意义。

清 六世班禅僧装像 布本彩绘 68cm×125cm 布达拉宫藏清 六世班禅僧装像 布本彩绘 68cm×125cm 布达拉宫藏

不仅如此,乾隆帝还是清代历朝皇帝中对藏传佛教研究最深的一位。乾隆朝是修建寺庙、编译佛经、佛典、制作佛像、造像、法器最多的一朝。三世章嘉胡土克图是乾隆朝宫廷藏传佛教的主要传播者,他编译了大量珍贵的藏传佛教典籍,如满文《大藏经》、蒙古文《大藏经》等,这些经文对藏传佛教的传播起了重要的作用。在乾隆帝的大力提倡下,佛堂建筑、佛教法器以及制度化了的佛教活动,在其统治期构成了一个完整的藏传佛教文化体系。

满绣千手千眼观音像满绣千手千眼观音像

织成重锦西方极乐世界图 196cm×448cm 清宫旧藏织成重锦西方极乐世界图 196cm×448cm 清宫旧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