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叔同在东京美术学校情况如何?归来后他的艺术又走向了何方?
《荣宝斋》杂志 2019年08月21日 18:22

本文摘选自《荣宝斋》2018年11月刊《近三十年李叔同美术活动研究综述》,更多精彩内容请下载荣宝斋APP。

李叔同禅画李叔同禅画

对于李叔同美术活动的研究,既包括对他组织、参加的美术活动的研究,也包括对其美术创作活动本身,即作品的研究。近三十年来,海内外出版过近二十余种有关李叔同的研究著述。由于他涉及领域较广且跨度较大,故本文拟从其美术活动方面进行综述。事实上,李叔同正式开始美术活动的时间,可以从他一九○○年创办上海书画公会报时算起,但由于学者们对其这段时期的活动给予的关注较少,论述中也未见太多新颖之处,因此,本文将时间限定在一九○六年李叔同留学东京美术学校到一九一八年皈依佛教之前。同时,由于实物画作的缺乏,学术界对李叔同美术创作的研究一直滞后于对其在戏剧、音乐等领域的成就的研究,因此,本文意图将其中有价值的观点进行梳理,回顾这一主题的学术历史,从而有助于研究工作的深入展开。

李叔同李叔同

观世音菩萨像观世音菩萨像

李叔同在东京美术学校学习的情况一直是学者们研究的重点,但是长期以来由于资料的缺乏,使得史料中错误不断。刘晓路就曾针对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学术界的『李叔同热』批评道:『目前,学术界尤其是创作界出现了李叔同热,好几种李叔同传、李叔同年谱问世,甚至还出现了李叔同的电视剧。这固然是件好事,但其中的史料错误,尤其是李叔同在日本期间的史料错误却层出不穷,有时「惨不忍睹」。』『大多数著作则都扬长避短,避虚就实,对李叔同在中国的活动采取「实写」的方法,而对他在日本的情况采取「虚写」的方法,或加以想象,以避免资料的不足。』他将这些问题归咎为『没有去日本实地调查』。因此,在一九九五年至一九九六年期间,刘晓路以东京大学访问学者的身份,在日本着手研究『二十世纪前期留学日本的中国美术家』,对东京艺术大学美术学部(东京美术学院于一九四九年与东京音乐学校合并为东京艺术大学)的档案进行调查研究,获得很多新的材料。这些一手资料揭示出很多史料中存在的错误,因而在刘晓路于一九九七年、一九九八年相继发表了几篇文章之后,学界对李叔同在东京美术学校活动情况的研究开始逐渐走上正轨。其中,比较有价值的文献主要有:刘晓路《肖像后的历史、档案中的青春:东京艺大收藏的中国留学生自画像(一九○五—一九四九)》《李叔同不是第一个在日本学西画的中国人》《李叔同在东京美术学校—兼谈李叔同研究中的几个误区》《青春的上野:李叔同与东京美术学校的中国同窗》,以及日本学者吉田千鹤子所写的《上野的面影—李叔同在东京美术学校史料综述》。

 1918年4月15日,弘一将入山修行,在杭州携弟子刘质平(左)、丰子恺(右)合影 1918年4月15日,弘一将入山修行,在杭州携弟子刘质平(左)、丰子恺(右)合影

李叔同 朝 发表于《美育》杂志一九二〇年第四期李叔同 朝 发表于《美育》杂志一九二〇年第四期

李叔同水彩画李叔同水彩画

李叔同作品李叔同作品

李叔同 自画像,45.5cm×60cm,布面油画 1911 日本东京艺术大学藏李叔同 自画像,45.5cm×60cm,布面油画 1911 日本东京艺术大学藏

杨帆杨帆

蚁多米蚁多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