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被视为珍宝的汝窑,却被乾隆拿去喂猫?宋徽宗:我没眼看了
文藏 2019年09月02日 11:22

本文摘选自《紫禁城》2012年4月刊《康熙帝敕建西安广仁寺》,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紫禁城APP。

在中国古代的瓷器中,宋朝的汝窑的确可称得上是精品之作。汝窑不但烧制时间短,而且存世非常稀少,因此也被蒙上一层神秘的面纱。但就是这样一种珍贵的瓷器,却被清朝的乾隆皇帝视为用来喂猫的用器,这是怎么回事呢?

北宋 汝窑青瓷莲花式温碗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北宋 汝窑青瓷莲花式温碗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北宋 汝窑天青釉洗 台北鸿禧美术馆旧藏北宋 汝窑天青釉洗 台北鸿禧美术馆旧藏

这件被乾隆拿去喂猫的汝窑瓷器名叫水仙盆,目前在台湾故宫博物院中收藏。这件汝窑水仙盆,釉色天青,上面完全没有常见的裂纹,而且器型优雅,在展柜中显得分外静谧神秘。而在一千多年后的清朝皇帝乾隆看来,它只是一件猫食盆而言。

北宋 汝窑青瓷无纹水仙盆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北宋 汝窑青瓷无纹水仙盆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乾隆皇帝乾隆皇帝

关于这件事情,我们可以在《活计档》中看出些许端倪:乾隆即位第十年时,这位天子就曾经下旨:“将猫食盆另配一紫檀木座,落矮些,足子下深些,座内安抽屉。”乾隆的这道圣旨中所提到的紫檀木座,其实就是汝窑水仙盆下的木座。由此可见,乾隆此时依然认为这件汝窑瓷器只是一件用来喂猫的小物件。

北宋 汝窑青瓷无纹水仙盆 配紫檀底座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北宋 汝窑青瓷无纹水仙盆 配紫檀底座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宋 汝窑天青釉盘 故宫博物院藏宋 汝窑天青釉盘 故宫博物院藏

此后在乾隆二十六年,我们这位附庸风雅的皇上又命人为这件“猫食盆”创作了一首《猧食盆》诗,为此他还在刻意在诗歌前备注:“猧食盆,实宋修内司窑器也,俗或谓之太真猧食盆。”而根据专家考证,猧子其实就是唐朝时期从撒马尔罕进贡来的哈巴狗。这样一首诗歌还被刻在清朝宫廷旧藏的三件汝窑水仙盆上,后世的专家都替他害臊!

北宋 汝窑 青瓷无纹水仙盆 台湾故宫藏北宋 汝窑 青瓷无纹水仙盆 台湾故宫藏

北宋 汝窑青瓷无纹水仙盆 底部题诗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北宋 汝窑青瓷无纹水仙盆 底部题诗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那这件被乾隆当成伺候猫食盆的水仙盆,到底是用来做什么的呢?从宋朝人的文化品位和生活习惯来看,这件被后世称为“水仙盆”多半是宋朝皇宫中用来养花的器物。对于宋朝人而言,养花可不是一件简单的小事,因为在宋朝,插花也是他们钟爱的“四般闲事”中的一件,现存的汝窑瓷器中,还有专门为插花而烧制出的汝窑纸槌瓶。

北宋汝窑青瓷纸槌瓶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北宋汝窑青瓷纸槌瓶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纸槌瓶插花纸槌瓶插花

而对汝窑痴迷一生的宋徽宗看来,哪怕只是一只小小的笔洗或杯盏,对他而言都代表着自己所追求的艺术美感。以这位皇帝对生活用器的讲究程度,用一件精致的汝窑瓷器作为养花的器具,也在情理之中。如果宋徽宗要是知道自己的瓷器被当成猫食盆,只怕是要被气活了。

宋 汝窑天青釉圆洗 故宫博物院藏宋 汝窑天青釉圆洗 故宫博物院藏

宋徽宗赵佶宋徽宗赵佶

虽说古代瓷器的用途会随着时代的变迁而发生改变,但他们对于生活用器的讲究却始终没有改变。如果对当时人们的生活不够了解,就不要像乾隆这样贸然判断器物的用途,否则也只会贻笑大方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