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天衡说收藏:端石砚与赵之谦的书法作品
《艺术品》杂志 2019年10月16日 18:01

本文摘选自《艺术品》2019年6月刊《藏杂杂说》,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艺术品APP。

端石坑仔砚端石坑仔砚

端石砚端石砚

农耕时代对于今天来说是落后而蜗行的僵化岁月。科技发达、日新月异的今天,尤其是时兴“互联网+”的今天,一天足以胜过古代的千年,人们欢欣鼓舞。但对于工艺美术来说,或再细说到砚石,不免反生出“忧心忡忡”。机械化加爆破,过去几百上千年都采不完的石料,如今“三下五除二”,不几年就枯绝了、消失了。爱砚石的人群也真兴奋不起来。“亡羊补牢”这话不错,可是,羊都绝种了,补牢作甚?叫人笑不起来。

以端石来说,大西洞绝到彻底了,次之的坑仔也绝产了。当地的砚商说,麻子坑也没了。市面上偶见的,都是早先石农囤积在家里的老料,定有“弹尽粮绝”的一天,爱砚者,不妨趁早收点名品好砚,莫待无花空折枝。

这是我七年前收入的一方超过三十厘米的坑仔砚,喜其四围的火捺,包裹着中间大片白洁的鱼脑,很特别,遂于砚盒题句:“买石饶云,启吾诗情,墨研三江,始登高境。”

赵之谦书红一对赵之谦书红一对

此赵之谦所书红一对,以魏碑运行书法出之,是他的出新处。十五年前,偶去拍场溜达,见而心动,遂教弟子去为我拍下,弟子来电告我,有鉴家称此为伪作,理由是所钤印章,大于某权威印鉴书上所载。我告其别人说假,没人抬杠,更能以低价拿下,子弟好心告诫:买假了咋办?我笑曰:不用你赔钱。果然以一口价拍得送来豆庐。我先取出那本权威印鉴书,联上钤印,果然大出一圈。继而,我取出赵之谦原钤印谱中此两印比勘,则大小与红联上一致。故我不无得意地告白弟子:古训莫忘,“尽信书不如无书”。

于非闇画梅花双鸭于非闇画梅花双鸭

张大千张大千

徐悲鸿 网络照片徐悲鸿 网络照片

于非闇先生为现代画坛杰出的工笔花鸟画家。师法宋人,而能作大件,并世无多。中后期的书法,宗赵佶瘦金体,瘦峻见骨力,故即是作巨幅,不纤不弱,不蔓不枝,峭而俊,劲而畅,足见书艺对画艺强筋健体之功效。此其壮年所作,有古有己,特显高标。

民国中期,北平于氏(籍山东)与西蜀张大千、南粤黄君璧及江苏徐悲鸿,时多切磋,攻错涤非,挚之诤之,推心置腹,情谊非常,故时号“东西南北之人”,介堪师曾刻有印章。文人相轻,古已有之。然此四位大先生能文人相亲、文人相敬。后皆成为画坛巨擘,自有因也,堪我辈深思。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