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鲁湘:从“湖上升明月”看中国古民居的保护
文藏编辑部 2019年11月26日 11:46

2017年,从推土机下抢救了1000多栋古民居的企业家马国湘和带领观众走访古村落、古遗址等《文化大观园》的主持人王鲁湘一起荣登了年度“中华文化人物”。

一个古民居的“守护者”和一个传统文化的“布道者”,惺惺相惜,成了挚友。

上周末,在马国湘先生亲手打造的“湖上升明月”古民居博览园里,一场“太湖世界文化论坛世界文化技艺(龙子湖)交流中心成立仪式暨中外文化交流高级别会议”举办。王鲁湘老师作为受邀嘉宾,主持了分论坛的讨论。

会议结束后,我们就“古民居保护”的相关问题采访了他。

记者:鲁湘老师,您觉得我们保护古民居,保护的是什么?

王鲁湘:80年代,我跟杭州电视台合作过一档古民居电视系列片,拍摄了北京、天津、广东、江西、浙江、安徽、江苏、山西、西藏、内蒙等地代表性的古民居。当时就觉得中国古民居太丰富了,它的丰富性主要是因为我们地大物博,这不仅仅是一个物产的概念,也是一个人文的概念,一个建筑类型的概念,地大造成了中国纬度的一个大的跨度,形成了从寒温带到热带的广泛区间,经度从东到西,因为海拔因素形成三个台地:冲积平原,第二台地,世界第三极。这种环境上的不同直接导致了古民居风格的不同。可以说,中国民居的类型和风格样式是世界民居中最丰富的。这些民居在过去的生产力下,基本都是就地取材,适合当地的气候、物候和人的审美及生活需求,是天、地、人的一个整合,又因为人的活动,使它承载了几代人的家庭记忆、家族记忆、村落记忆和社区记忆,文化内涵非常深厚。

记者:中国的古民居保护工作面临着怎样的困境?

王鲁湘:我们之前对于文物和文化遗产的认识有一种历史形成的局限和偏差,很长时间内,民居并没有被列入文物保护的范畴,任其自生自灭。这个保护方面的滞后又正好和改革开放的经济大发展交叉在一起,大规模的建设全面铺开,道路、水库、工业区的建设,城市的扩张,都需要大量的用地。由于没有文物法的保护,没有一部法规可以和经济建设形成一种对冲,来维持一种建设和古民居保护之间的平衡。所以大量的古村落、古民居在短短十来年的时间消失了。除此之外,还有人们认识观念上的问题。过去没人知道它的价值,它的主人觉得房屋破旧,没有现代化设施,生活不便利,要去改造它或直接推倒重建,有关部门认为它是“烂疮疤”,影响村容村貌,浪费土地资源,恨不能拆之为快,到今天很多人还是这么想。

记者:您怎么评价马国湘先生对古民居的抢救工作?

王鲁湘:古民居的大规模消失让一些有识之士感到痛心疾首,他们拿出自己的资金去收购这些即将在推土机前成为废墟的古民居,这其中不排除有些人有经济利益的考虑,这也合情合理,但它同时也是一种文化关怀。我所认识的朋友里,有收购一栋两栋的,十栋二十栋,也有三四百栋的,但马国湘魄力非凡,收购上千栋,覆盖了安徽、浙江、江西、江苏、福建、广东、上海等地。再者,他的拆不是猎奇性地拆,而是完整记忆,屋子里的家具,街巷的石板,屋前屋后的老树,凡是带有家族记忆的东西,能搬走的整体打包搬走,是一种人文环境的整体搬迁。他有自己的专业团队,从拆迁前的编号建档到拆后的归类修复重建,有条不紊。最重要的是,从1989年收藏古民居至今,他从来没动过一次主动拆迁古民居的念头,全都是消极被动地抢救性地在做着古民居的拆迁工作,非常可贵。

古民居拆迁前的记录工作古民居拆迁前的记录工作

记者:我们说古民居保护要坚持原地保护和异地保护相结合,这两种方式怎么理解和取舍?

王鲁湘:根据《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和《文物保护国际公约》,所有的文物都应原地保护,因为这个“地”本身就是它的价值所在,在这里,你能知道文化是在什么样的自然环境和历史环境中发生、发展甚至消亡的,脱离这个,信息就被剥离了。原地保护是个大原则,但事情总是不如人意,很多外在原因使得原地保护不可能实现,只能辅以异地保护。像马国湘这样三十年来抢救的房子都是这种情况,如果不迁移,它的命运就是死亡,还不如让它异地重生,也是一种补救办法,能多多少少留下一点念想。

“湖上升明月”古民居重建现场“湖上升明月”古民居重建现场

记者:当前古民居的保护有哪些途径?怎么看待古民居的原态保留与开发性保护?

王鲁湘:古民居留到今天有几种命运。一种是原地原态保留,他的主人依然在里面生活,这基本是没有可能的,他要过现代化的生活,要改造房屋,你是无权干涉的,所谓原滋原味保留只是理想状态。还有一种是,房屋和村落的形态尽可能保持原先的样子,但里面的业态变了,比如做成咖啡馆、茶馆、书店、旅游品商店等,这种形态比较多。还有一种是异地重生,异地重生也分两种,一种是单个古民居的异地重生。还有一种是像马国湘这样,重新去建立一个带有氛围的环境,让古民居聚集在一起组成一个新的家族,焕发一种新的生机。当然这里面的业态也彻底变了。这四种命运都是好命运,都是一种重生,不过是重生的形态方式不一样。

“湖上升明月”古民居博览园一隅“湖上升明月”古民居博览园一隅

记者:您对马国湘先生打造的“湖上升明月”古民居博览园和今后的规划有什么看法和建议?

王鲁湘:马国湘选择在蚌埠龙子湖建起“湖上升明月”,是个了不起的构想。蚌埠是个交通枢纽城市,也是南北交界的战略要冲之地。而龙子湖,中国难得的一个城市湖泊,它的面积差不多是西湖的两倍。这块地曾经是蚌埠最低洼的沼泽地,是房地产商不要的一块废地。他过来之后,花了七年时间,进行了大规模的改造,挖湖堆山,把水体改造成能直接引用的二级水。然后把他收藏的的古民居一一在这里修复重建,虽然还有很多内容没填充好,但我们已经看到一个露天的中国民居博物馆矗立在中国大地上,诉说着中国老百姓世世代代关于家族的故事。

“湖上升明月”古民居博览园俯视图“湖上升明月”古民居博览园俯视图

很多人建议园区作为一个非遗的载体和舞台,但他们忽略了一点,像这样以古民居为载体,建立一条街亦或一个小镇的项目,在全国有很多,基本都是引进非遗项目,作为当地的旅游资源。不可否认这里会是非遗的一个舞台,但如果仅仅如此就会出现和其他地区的同质化竞争,肯定还要有别的内容来填充。至少我们今天看到已经有些当代艺术、影视、时尚的资源进来,像成龙、杨丽萍、徐锦江等名人都带来了自己的作品和收藏,之后我也会在。

徐锦江艺术中心徐锦江艺术中心

包括今天这样一场国际性的大会,日后“湖上升明月”作为太湖世界文化论坛世界文化技艺交流中心,肯定会带来更多国际化的“洋”,这就和古民居、传统非遗的“土”形成一种互补,一种文化品位的反差,而这种反差带来的张力会吸引更多时尚的青年人士。

应该还有一些可能,因为他的舞台搭得足够大,关键就在于要有系统性、前瞻性的思维,要做得丰富,让人进来后觉得进到了一个乐园里,一个文化的大观园里,或者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人类文明的博物馆里。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