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士大夫画家李公麟,继承吴道子画法,将白描手法发扬光大
《荣宝斋》杂志 2019年12月09日 18:08

本文摘选自《荣宝斋》2019年8月刊 《博学精势 更自立意—论北宋李公麟的『道』与『艺』》,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荣宝斋APP。

李公麟(一○四九—一一○六),字伯时,号龙眠居士,庐州舒城(今安徽舒城县)人。在其为官生涯中虽不能闻达却乐得逍遥,成为一名士大夫画家。

李公麟 网络图片李公麟 网络图片

《画继》载,李公麟作画『多以澄心堂纸为之,不用缣素,不施丹粉』。这是他绘画的总体面貌。其深受儒释道三家思想的影响,崇尚自然、淡雅与素朴。『白描』并非始自李公麟,早在魏晋南北朝时期就有『白画』的记载,至唐代吴道子渐趋成熟。

北宋  李公麟(传)《龙眠山庄图》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局部  北宋 李公麟(传)《龙眠山庄图》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局部 

但一直以来,白描只用于绘制大型寺观壁画而创作的粉本或者名画的副本,将其作为一种独立的绘画形式,李公麟实为开先河之人物。这种性质上的改变,决定了他和之前的画家具有截然不同的风格。他注重墨法,通过墨色的干湿浓淡,进一步强化线条清雅的韵味,甚至有时还会使用破墨法,这与北宋名士追求笔情墨趣的审美要求是一致的。李公麟的画作虽『不施丹粉』,但依旧光彩照人,『故创意处如吴生,潇洒处如王维』。不仅深受当时文士与画家的拥戴,也为后世的画家提供了可资借鉴的范本。画工出身的吴道子笔墨豪放粗犷,『笔法超妙』,但按照宋代文士的品评标准,实在难登大雅之堂,苏轼忍不住说:『吴生虽妙绝,犹以画工论。』

北宋  李公麟《五马图》珂罗版    故宫博物院藏北宋 李公麟《五马图》珂罗版 故宫博物院藏

李公麟虽师法吴道子,却发挥自己作为富于书卷气的士大夫优势,专注于线条雅致的内在表现力,使原本看似单一的线条一跃成为既可勾勒形象,又能传情达意的工具。李公麟的线条描法主要有两种,早年学吴道子的『兰叶描』,富有力度和气势;后来可能受苏轼等人轻视画工观念的影响,又远追顾恺之精细微妙的『春蚕吐丝描』。他将这两种描法巧妙融合,形成了『率略简易』的『不施丹粉』之个人白描风格,取得了足以与『画圣』吴道子媲美的成就。

李公麟绘《召中丁父壶》,  收入宋吕大临《考古图》李公麟绘《召中丁父壶》, 收入宋吕大临《考古图》

李公麟调往京畿要地长垣任职期间,常往来于开封、长垣两地。根据南宋吴曾《能改斋漫录》记载,当时京城大相国寺附近的古物交易市场已相当成熟,收藏之风盛行。李公麟在此时此地有幸结识了欧阳修、王诜和刘敞等人。在和这些文士缙绅的频繁交往中,接触到更多古器物,收藏古器物的兴趣愈发浓厚,甚至达到了痴迷的程度。宋翟耆年《籀史》记载李公麟在长垣时,收购有古玉器如玉带钩、玉轱辘环等。

李公麟记录的《召中丁父壶》铭文,  收入宋吕大临《考古图》李公麟记录的《召中丁父壶》铭文, 收入宋吕大临《考古图》

李公麟记录的《召中丁父壶》的相关情况 , 收入宋吕大临《考古图》李公麟记录的《召中丁父壶》的相关情况 , 收入宋吕大临《考古图》

此后,他奔波于各地搜集古物,『平日博求钟鼎古器,圭璧宝玩,森然满家』。李公麟还将购得的古器物进行细致研究,『至于辨钟鼎古器,博闻强识,当世无与伦比。顷时段义得玉玺来上,众未能辨,公麟先识之,士论莫不叹服。』他绘制每件器物,拓印释读铭文,记录它们的出土地、形制、大小等,逐一引用文献考证其功用,『循名考实,无有差谬』,并编纂了五卷本《考古图》,开创了金石学与考古器物绘图技术先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