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言秋日胜春朝:豪放的刘禹锡笔头一转,便与千古文人唱起了反调
《中国收藏》杂志 2019年12月09日 14:16

本文摘选自《中国收藏》2019年11月刊《我言秋日胜春朝》,更多精彩内容请下载中国收藏APP。

在过去的两千多年里,“悲秋”就像是文人圈、诗词界的潮流,每当秋风乍起之时,若是不悲上一悲,总觉得少点儿什么。所以,刘禹锡才会写下“自古逢秋悲寂寥”这样的诗句。然而,或许因为这句诗写到了很多悲秋之士的心坎里,所以许多人宁愿选择性地忽略下一句——豪放、骄傲的刘禹锡笔头一转,挥出了与千古文人大唱反调的“我言秋日胜春朝”。

元 王蒙《秋山草堂图》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秋高气爽,层林尽染,草堂闲读,何其惬意!逍遥自得,悲从何来?元 王蒙《秋山草堂图》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秋高气爽,层林尽染,草堂闲读,何其惬意!逍遥自得,悲从何来?

秋日何以胜春朝?

因为“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

秋天是清朗的季节。所谓“秋高气爽”,开阔的天野,舒畅的空气,微凉的清风,构成一幅淡然、悠远的景致。与春之暖、夏之燥、冬之寒相比,秋天其实并非是一个令人厌烦的时节,相反,那份宁谧、高远、悠然的意境或许还很令人惬意。

元 王蒙《秋山草堂图》 局部元 王蒙《秋山草堂图》 局部

秋天是丰收的季节。当文人们对着枯黄的树叶、渐秃的枝丫喟然兴叹时,农人正对着金黄的田野、丰硕的果实兴高采烈。同样一幅秋景,在不同身份、不同心境的人眼中,可能是截然不同的景象;同样一缕秋风,吹在农人的脸上,是对辛苦劳作的抚慰,吹到文人的心里,却可能是蚀骨的忧伤。

秋天,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季节。四季景色,各有不同,国人“伤春悲秋”,莫非夏冬便令人喜乐,抑或是终年皆悲、万物皆苦?

元 王蒙《秋山草堂图》 局部元 王蒙《秋山草堂图》 局部

尤擅随遇而安的苏轼干脆说“不用悲秋”,因为“今年身健还高宴”;叶梦得说“何人解识秋堪美,莫为悲秋浪赋诗。携浊酒,绕东篱。菊残犹有傲霜枝。一年好景君须记,正是橙黄橘绿时”。

所谓“悲秋”,悲的是自己的愁绪,悲的是家国的愁怀,悲的是天下万物的死生无常、轮回往复。可那些悲秋客们,到底是先见秋景、才发忧思,还是忧发于心、借景抒怀,“何恨乎秋声?”何怪乎秋景?

元 王蒙《秋山草堂图》 局部元 王蒙《秋山草堂图》 局部

中国人讲究“天人合一”,以秋天喻人之暮年,的确再恰切不过。然而,20岁所见的秋景又与60岁之所见有多大不同呢?不同的,只是心境而已。四季轮回,周而复始,其实正象征天地万物的生生不息。与千年的山河、万古的精神相比,一时一己之悲又算得了什么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