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行不忠还是不怨不骄?正史与苏轼的评价,哪一个才是真正的王诜
《中国收藏》杂志 2019年12月10日 16:10

本文摘选自《中国收藏》2019年11月刊《一卷书迹还浪荡公子真面目》,更多精彩内容请下载中国收藏APP。

北宋开国后,太祖赵匡胤“杯酒释兵权”,迫使将军交出兵权,整个宋朝重文轻武、防范外戚的风气逐渐形成。宋朝的重臣之间不得私下往来,到南宋时依然如此,可见管理之严苛。作为北宋开国功臣王全斌之子的王诜,当然也受到了这些政策的影响,因此寄情诗词书画之间,常与苏轼、黄庭坚、秦观、李公麟、米芾等交好,雅集酬唱。著名的《西园雅集图》即其与文人墨客在自家雅集的场景。故宫博物院藏《颍昌湖上诗、蝶恋花词》即为其真迹。

宋  王诜《颍昌湖上诗、蝶恋花词》卷   故宫博物院藏宋 王诜《颍昌湖上诗、蝶恋花词》卷 故宫博物院藏

与苏轼惺惺相惜

熙宁二年(1069年),王诜娶了19岁的公主,但他婚后却醉生梦死于家中的八名小妾之间,并常与苏门弟子诗词唱和、书画往来。按照《宋史》记载,蜀国大长公主非常贤惠,侍奉王诜老母毫无倦怠。元丰三年(1080年)公主薨,她的乳母举报了王诜的不伦行为,最终王诜被贬。

《宋会要辑稿》载神宗手诏说,王诜“内则朋淫纵欲,无行;外则狎邪罔上,不忠。”王诜的确对不起公主和皇帝,有违纲常伦理,神宗从自己的角度对王诜的评价也算不过分。从这个角度而言,王诜似乎一无是处了,但他一生唯独对一个人有情有义,那个人就是苏轼。

北宋 王诜 烟江叠嶂图 166cm×45.2cm 上海博物馆藏北宋 王诜 烟江叠嶂图 166cm×45.2cm 上海博物馆藏

苏轼与王诜惺惺相惜,他对王诜的评价可能也是史上对王诜最好的评价了,他认为王诜“穷而不怨,泰而不骄”,俨然一个君子的形象。《苏轼集·卷三十六》中说其:“虽在戚里,而其被服礼义,学问诗书常与寒士角。平居攘去膏梁,屏远声色,而从事于书画。”王诜对待苏轼的态度与对待皇帝的态度截然不同,正史里的形象与苏轼心中的形象也大相径庭、耐人寻味。

《龙虎卫上将军术虎公神道碑》有记载云:“世宗曰:‘吾闻苏轼与驸马都尉王诜交甚款;至作歌曲,戏及帝女,非礼之甚!其人何足数耶?’公曰:‘小说传闻,未必可信。就令有之,戏笑之闲,亦何须深责?岂得并其人而废之?世徒知轼之诗文为不可及,臣观其论天下事,实经济之良材。求之古人,陆贽而下未见其比。陛下无信小说传闻而忽贤臣之言。’”此则成文比《宋史》要早,说明《宋史》关于王诜不伦的资料可能是根据传闻而写的,可备一说。

宋 王诜《渔村小雪图》宋 王诜《渔村小雪图》

历史是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但通过这些评价我们也明确了王诜与苏轼之间非同寻常的友谊。苏轼与王诜并非自甘堕落之人,都是想有一番作为的。被贬之时王诜在《鹧鸪天·才子阴风度远关》中写道“簌簌梅花满地残”,言外之意是自己本是有高洁情操的,却被贬了。这与苏轼被贬时写《黄州寒食诗》中的“君门深九重”有异曲同工之妙。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