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之欲出——明清瓷器上的人物故事题材
《收藏家》杂志 2019年12月12日 14:55

本文摘选自《收藏家》201909期《呼之欲出——明清瓷器上的人物故事题材》,更多精彩内容请下载收藏家APP。

青花曹操赠袍图笔筒

明天启 青花曹操赠袍图笔筒明天启 青花曹操赠袍图笔筒

明天启六年(1626),“丙寅孟春月写于芝兰室”款,高21.2厘米。此器曾为晚清重臣庆宽(1848~1927)家族递藏。

笔筒器型硕大,周身以青花绘关云长千里走单骑中的曹操赠袍故事,纹饰精细,场景宏大。文官捧爵进酒,武将持锦袍侍立一旁,关羽横刀立马桥头,以刀挑袍,曹操头戴官帽紧随其后。周围以山石、云气、树木等为背景,绘工细腻精湛,青花发色青翠悦目。画面空白处隶书题款“丙寅孟春月写于芝兰室”。值得注意的是,青花纹饰之外,笔筒口沿及近器足处分别刻几何纹饰一周,上下呼应,工艺新颖别致。

青花曹操赠袍图笔筒纹饰展开示意图青花曹操赠袍图笔筒纹饰展开示意图

明末清初之际,官窑停烧,景德镇民窑得到长足的发展,烧造了大量胎釉精良、绘工细腻的高质量瓷器,即《天工开物》中所谓“上品细料器”。这类青花作品文人气息浓郁,画面留白处常题诗作赋,器物口沿多有暗刻纹饰,绘刻兼施,独树一帜。

“芝兰室”语出《孔子家语》:“与善人居,如入芝兰之室,久闻而不知其香,即与之化矣”,是文人书斋的常用雅号,其制作应有文人的积极参与。

关于上述“上品细料器”的年代,多认为始于崇祯年间,如法国吉美博物馆藏崇祯七年(1634)青花筒瓶即为较早的崇祯纪年作品。而此件笔筒题款“丙寅”,推算下来为天启六年(1626),因为对比同类器物的样式风格,不可能晚至康熙二十五年(1686),是目前所知此类“上品细料器”的最早纪年作品。

带有明确天启纪年款的青花瓷器十分少见,大英博物馆藏“天启五年吴名冬香”款单骑救主图香炉、香港艺术馆举办的“明末清初瓷展”中的人物纹香炉底书“皇明天启年丙寅岁吉旦”,皆与本笔筒年代相近。然而,此二器的质量及画工都甚为粗糙,本品极其精细,故可知同一时期并存精、粗两类器物,值得关注。

粉彩“吕布貂蝉”“红叶题诗”盘

清雍正 粉彩吕布貂蝉盘清雍正 粉彩吕布貂蝉盘

清雍正,径19.6厘米。此器为云南省文物商店旧藏。

两盘皆作直壁折腰造型,通体施透明釉,胎质坚硬细润。盘心粉彩绘仕女与面前公子似有所语。公子头戴雉鸡羽冠,身着紫袍,足蹬皂靴,腰佩宝剑,英姿绰约,玉树临风,二人眉目传情互送秋波。人物及衬景施彩清新雅致,背景如鼓墩、花几、炉鼎珍玩,无不细腻逼真。

此盘纹饰出自《三国演义》第八回:“王司徒巧使连环计,董太师大闹凤仪亭”一节。故事梗概如下,司徒王允将义女貂蝉先许吕布,后献董卓,卓遂收貂蝉入府为姬。吕布得知后心怀不满,前往卓府凤仪亭与貂蝉相会。貂蝉见布,假意哭诉被霸占激之。恰此时董卓回府撞见二人,吕布遁逃。此盘中所绘正是貂蝉向吕布倾诉一幕。

清雍正 粉彩红叶题诗盘清雍正 粉彩红叶题诗盘

另一盘心绘仕女二人,一人手执毛笔若有所思,一人立于书案一侧手持团扇,回首观看书案上的红叶。盘中同样以家具、博古器物等为衬景,绘制精巧,两位仕女皆高挽发髻,眉清目秀,美丽动人。

此题材出自唐人《云溪友议》记载,唐僖宗时,有宫女韩翠苹,于宫中拾起红叶题诗云:“流水何太急,深宫尽日闲。殷勤谢红叶,好去到人间。”投之御河漂至宫外。书生于佑,到皇城御河岸拾得题诗红叶,被其幽情所动,遂题诗于红叶之上:“曾闻叶上题红怨,叶上题诗寄阿谁?”借流水传到宫中。韩翠苹常至御河,因此也得题诗红叶。两人虽心怀爱慕,却无缘相识。其后,韩翠苹出宫被宰相韩咏收留,于佑亦任职韩府文书,韩咏促成二人姻缘。婚后,二人发现对方所收红叶,复说原尾,翠苹感慨万千,复题诗一首:“一联佳句随流水,十载幽情满素怀。今日却成鸾凤友,方知红叶是良媒。”宋代传奇小说《流红记》载此佳话,元代白朴亦将此传奇编成杂剧《韩翠苹御水流红叶》。

雍正时期粉彩取得了极高的成就,其中绘画人物题材作品尤喜以家具物什、博古器物为衬景,勾画细腻,足见功力。同类造型画意作品见于故宫博物院等公私收藏,可资比较。

矾红彩三酸图灯笼瓶

清乾隆 矾红彩三酸图灯笼瓶清乾隆 矾红彩三酸图灯笼瓶

清乾隆,高41.5厘米。瓶撇口,短颈,圆筒状腹,因形似灯笼,故称“灯笼瓶”。纹饰以矾红彩描绘佛、释、道,以披麻皴笔法绘就,呈现典型的乾隆时期特征。

画面居中长髯者一手揪僧人耳朵,一手持杯强行劝饮,而和尚亦不示弱,一手抓住儒士之胡须一手戗地,诙谐不羁。另一道士双手用力拖住僧人双脚,令其无法逃脱。画工精妙,神态各异,生动形象,神采飞扬。

其实,此图取材于宋代话本故事《三酸图》,又称《尝醋翁》:金山寺住持佛印与黄庭坚、苏东坡友善。一日相会,佛印曰:“吾得桃花醋,甚美。”取而共尝,饮罢,三人表情各异,时人谓之“三酸”。画面中持杯者为苏东坡,蹲坐回首者为黄庭坚,光头扶地者为佛印。画面选择精彩场景之一瞬,通过作品,形象地诠释了三家教义之不同:儒家以人生为酸,以教化自正其形;佛教以人生为苦,一生皆是痛楚;道家则以人生为甜,生活本质美好,因世人心智未开,故自寻烦恼。

此瓶人物勾勒极为精妙,寥寥数笔,形神兼备,苏东坡手持盛醋之小盏施金彩,熠熠生辉。正如清人许之衡在《饮流斋说瓷》中所述:“乾窑人物工致绝伦,故事则举汉晋以来暨唐人小说,几于应有尽有。”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