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途中遭遇突降大雪,却意外成全一幅千古名作
《紫禁城》杂志 2019年12月13日 16:48

本文摘选自《紫禁城》2019年8月刊 《蒋勋谈黄公望与 《九峰雪霁》》,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紫禁城APP。

至正九年(1349年)初春正月,黄公望或许正与班惟志一起游松江(上海)九峰一带。天寒地冻,黄公望答应为班惟志画一张雪山风景。没想到,天赐良缘,正巧遇到“春雪大作”,一连下了两三次,群峰都一片洁白。黄公望便当场面对着纷飞大雪,留下了一件稀世名作《九峰雪霁》图,因为这场意外的大雪助兴,所以黄公望在画的题跋里说“亦奇事也”。

黄公望  网络图片黄公望 网络图片

黄公望题画的书法,特别平淡无奇,没有一丝一毫自觉是书法名家的习气。如果跟元代几家的题画书法相比,倪瓒是以隶书锐利波磔笔锋入画,形体紧峭,点捺都刻意用力。吴镇画画的笔法看似木讷敦厚,题画时的书法线条却是流转放纵不羁的草书。

班惟志  网络图片班惟志 网络图片

唯独黄公望,用笔最自然平凡,好像随意写来,只是记事,毫不牵强。黄公望被推崇为元四家之首,正是因为他不拘形迹平易近人的豁达大度与包容力吧。

元 黄公望 九峰雪霁图轴  故宫博物院藏 元 黄公望 九峰雪霁图轴  故宫博物院藏

《九峰雪霁》题画文字不是诗,没有押韵,没有格律,没有难懂的典故词汇,遵守着记事的本分,把事件说得清清楚楚,一清如水,也许正是元人心事意境的最高领悟。

九峰雪霁图局部九峰雪霁图局部

“雪”成为画家和朋友相识相交往的心愿,答应为班惟志画雪山,动了一念,好像天地都为这一动念起兴了。“春雪大作,凡两三次,直至毕工方止”,这是纯粹的记事,两三次的大雪,一直下到他画完整幅作品才停止。创作者似乎感觉到天地有情,可以呼应心中的“动念”,所以画完以后题跋里称为“奇事”。

黄公望九峰雪霁图落款黄公望九峰雪霁图落款

我最喜欢的是题跋的结尾—“书此以记岁月云”,没有伟大的目的,没有名利牵挂,没有在历史上被不被纪念称赞的多余负担。一个坐过牢,行走江湖,云游四海,常年在街头上算命卜卦,看惯有心事的人愁苦的面容,为他们占一卜,求一卦,讲一两句或许可以一时安慰鼓励的话,黄公望,八十一岁,生命了无牵挂,为朋友画了一张雪山,只是为了纪念岁月而已。而所谓“岁”“月”,也就是时间的因缘,这一年,这一个月,这一天,都会过去,只有自己记得,纪念着,在时间无边无数无量的茫渺里,记得一个春天,记得一次大雪,记得那一座座为雪覆盖孤独兀傲的山峰。

元 黄公望 天池石壁图轴  故宫博物院藏元 黄公望 天池石壁图轴  故宫博物院藏

《九峰雪霁》是一立轴,空明宁静,简洁单纯到像一个句点,也许是老画家留在天地苍茫间最后一声清寂的长啸吗?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