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肥皂是古代重要护肤品,慈禧太后更有定制的护肤香肥皂
《紫禁城》杂志 2019年12月13日 14:43

本文摘选自《紫禁城》2011年4月刊《慈禧太后的香肥皂》,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紫禁城APP。

在明代,肥皂已经普遍被使用。“肥皂”在宋代就出现了。而北宋灭亡以前,在北方都是用皂荚作清洁用品。

网络图片网络图片

明人言及肥皂的时候,总爱多加一个“香”字,曰“香肥皂”。“香圆肥皂”,不仅圆,而且香。最有意思的,在明人仿照宋画风格创造的一幅《货郎图》上,货郎架上悬挂的四条垂幌之一,明写着“出卖真正香肥皂”的广告语。

明 吕文英  《货郎图 春景》中所带肥皂幌子   绢本设色  日本东京艺术大学藏明 吕文英 《货郎图 春景》中所带肥皂幌子 绢本设色 日本东京艺术大学藏

《货郎图》局部:香肥皂幌子《货郎图》局部:香肥皂幌子

肥皂铺幌子线图肥皂铺幌子线图

《普济方》卷五十一介绍的一款药皂“肥皂圆”,功用在于“治男子、妇人风刺、粉刺、雀斑、面上细疮”,在配方的最后即说明:“欲入诸香,随意加之。”可以加入不同的香料,以求得各种不同的香气效果。

生活于万历年间的钱塘儒医胡文焕在所辑《香奁润色》“手足部”中,则是具体记录了一款“香肥皂方”:甘松、槁本、细辛、茅香、藿香叶、香附子、三奈、苓(零)陵香、川芎、明胶、白芷(各半两),楮树子(各两【原文如此——作者注】),龙脑(三钱,另研),肥皂(不蛀者,去皮,半斤),白敛、白丁香、白芨(各一两),瓜蒌根、牵牛(各二两),绿豆(一斤,酒浸,为粉)。右件先将绿豆并糯米研为粉,合和,入朝脑为制。

北京定陵出土银皂盒北京定陵出土银皂盒

肥皂中添加龙脑粉,此外还有甘松等草本香料,成品自然会香气蕴散了。据说,这种“香肥皂”,“洗面,能治靥点、粉刺,常用,令颜色光润”。

醒目的一点是,在明清时期,肥皂制作上发生的一个比较显著的变化,是将鲜花开发成为固体皂的发香剂,《金瓶梅》中提到西门庆洗脸时用“茉莉花肥皂”,便是一个典型的例证。

银皂盒底铭银皂盒底铭

另外,一些在明朝广泛引种成功的植物香料如玫瑰、排草,也一样成了美容用皂的时髦发香原料。如张继科于崇祯九年(1636年)编定的《内府药方》中,有一款“洗面玉容丸”:白芷(二两五钱)、白丁香(二两五钱)、白附子(二两五钱)、羌活(一两五钱)、独活(一两五钱)、丹皮(一两五钱)、三奈(一两五钱)、甘松(一两五钱)、藿香(一两五钱)、官桂(一两五钱)、排草(一两)、良姜(一两)、檀香(一两)、公丁香(五钱)

共为末,肥皂面一斤八两,合蜜,丸。(《三合集》,229~230页,海南出版社,2002年)

北京定陵出土金皂盒北京定陵出土金皂盒

不难看出,“洗面玉容丸”是一款美容皂,其中用到檀香、丁香,也用到从明代开始时兴的排草香料。这一款制品居然不像民间香皂那样掺白面,只用蜜将草药、香料、肥皂面调和成丸,果然是唯有“内府”才会制造的精品。定陵出土金肥皂盒中的两块“黑色圆形有机物”, 大抵就是这个路数的东西吧。

定陵出土的皂球定陵出土的皂球

直到光绪三十年(1904年),太医受慈禧太后之命开出的“加味香肥皂”方仍然是:檀香(三斤)、木香(九两六钱)、丁香(九两六钱)、花瓣(九两六钱)、排草(九两六钱)、广零(九两六钱)、皂角(四斤)、甘松(四两八钱)、白莲蕊(四两八钱)、山柰(四两八钱)、白僵蚕(四两八钱)、麝香(八钱,另兑,上请【原文如此——作者注】)、冰片(一两五钱)

共研极细面,红糖水合,每锭重二钱。(《清宫医案研究》,陈可冀主编,1023页,中医古籍出版社,2006年)

贵重的檀香,再加木香、丁香,配以散发花叶芳芬的天然香花瓣、排草,成品所散发的复合香调会予人什么样的嗅觉感受呢?

这一款皂品同样不掺白面,纯粹靠各种原料研细之后,用红糖水拌成二钱重的丸块。明清两代皇宫中所用的香肥皂“洗面玉容丸”与“加味香肥皂”可以大致意会其仿佛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