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出身于清朝名门,年仅7岁就夭折,墓中的陪葬品价值超过2亿
文藏编辑部 2019年12月25日 20:25

1962年7月的一天,北京一所大学内,有几位工人正在某个角落中挖土。有一位工人随口问身边的同事:“我说,今天挖的这块地是不是挖起来很奇怪?”“不都是土吗?怎么奇怪了?”“这土似乎有点松,像是有人二次填埋过的。”他们正说着话,铲子突然碰到了一件硬物,发出“当”的一声。其他的工人立马凑过来,将上面的土清理干净,一座大墓赫然出现在他们面前。

工人施工现场 网络图片工人施工现场 网络图片

出身显赫,家族荣耀

这座大墓的墓主人是黑舍里氏,这个姓氏你或许不这么熟悉,但如果提起她的父亲——赫舍里·索额图,你想必会知道。索额图的父亲是赫舍里·索尼,大清的第三位皇帝——顺治皇帝去世之前,任命赫舍里·索尼、叶赫纳喇·苏克萨哈、钮祜禄·遏必隆、瓜尔佳·鳌拜为顾命大臣,帮助年幼的康熙皇帝治理天下。

最开始,四位顾命大臣还齐心协力地治理朝政,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四位顾命大臣开始各有想法:原本处于最末尾的鳌拜最渴望权力,于是收买同样出身于镶黄旗的遏必隆,两人在朝堂上一唱一和,和尚且年幼的康熙皇帝唱反调,苏克萨哈则企图弹劾鳌拜,但被鳌拜反将一军,死在狱中,最老成的索尼反而坐山观虎斗,称病不出。

《康熙王朝》瓜尔佳·鳌拜影视形象 网络图片《康熙王朝》瓜尔佳·鳌拜影视形象 网络图片

钮祜禄·遏必隆 网络图片钮祜禄·遏必隆 网络图片

面对这种情况,身经百战的孝庄太后早已看明白索尼的真实想法。她先是让康熙皇帝迎娶索尼的长孙女——赫舍里·噶布喇的长女赫舍里氏,并将她封为皇后,因此取得索尼对康熙皇帝的支持。康熙皇帝迎娶赫舍里氏后,索尼立即动用自己手上的权力牵制住鳌拜,为康熙皇帝赢得了喘息之机。康熙六年(1667年)索尼去世之前,他嘱咐自己的儿子索额图务必支持康熙皇帝。

康熙八年(1674年),康熙皇帝在索额图的帮助下,将权臣鳌拜拿下,并将其党羽一起抓获。从此康熙皇帝开始亲征,他对索额图十分信任,先后任命他为国史院大学士、保和殿大学士、议政大臣、领侍卫内大臣等职,并参与清朝的重大事件的决策。

赫舍里·索额图 网络图片赫舍里·索额图 网络图片

名门闺秀,无奈早殇

康熙皇帝如此信任索额图,赫舍里氏又是康熙皇帝第一位皇后的娘家,黑舍里氏自出生起自然是受尽了宠爱。说起来她还算是康熙皇帝的小姨子,在她出生时,康熙皇帝还亲自来到索额图府上道喜,如此荣宠,恐怕这世上没有几人能受得起。

身为索额图的女儿,能受到如此荣宠或许也实属正常。黑舍里氏也没有辜负亲人的期待,根据墓志铭的记载,“生而聪慧,三四岁俨若成人,至性温纯,动与礼合,事祖母、父母孝敬不违。咸谓异日必贵而多福也”。如果不出意外,她长大成人后,也会像她的堂姐一样嫁入皇室,或是嫁给身份相当的贵族为妻,延续家族的荣耀。

康熙皇帝 网络图片康熙皇帝 网络图片

《康熙王朝》索额图影视形象 网络图片《康熙王朝》索额图影视形象 网络图片

只可惜,这个小姑娘无法接受如此之多的荣宠。7岁那年,黑舍里氏就早早夭折。这个孩子去世时,索额图原本在下朝的路上,听闻这个噩耗,他立即飞奔回家,抱着自己的女儿嚎啕大哭,任凭家人如何劝说都不肯松手。这个孩子曾经寄托了他心中多少的期待,此刻的他就有多痛苦。

父爱深厚,陪葬过亿

悲痛过后,索额图做出了一个决定:为女儿修建一座奢华的墓葬。他请时任国子监祭酒的书法家沈荃为女儿书写墓志铭,还将女儿生前最喜欢的各种物品放进墓葬中。而作为一位父亲,他也希望保护自己的女儿在死后得到安宁,因此特意在这些陪葬品前砌了一堵墙,但最最终还是事以愿违,数百年后,人们还是发现了墓葬中的宝物。

在这些宝物中,有一对明朝成化年间的瓷杯最引人注目。这对杯子的外壁上用釉料绘制出葡萄、桑椹等纹饰图案,色彩浓淡得宜,是难得的精品之作。华人收藏家仇炎之曾收藏过一对成化年间的鸡缸杯,并在2.8亿元的天价收官,这对鸡缸杯的市场价值只怕与之相近,只可惜如今它已成为首都博物馆的镇馆之宝,不能在拍卖场上现身。

仇炎之收藏的鸡缸杯 网络图片仇炎之收藏的鸡缸杯 网络图片

明成化 斗彩葡萄纹杯 首都博物馆藏明成化 斗彩葡萄纹杯 首都博物馆藏

索额图为了自己早逝的女儿,可谓费尽了心思,但他自己却未能得到善终。康熙四十二年(1703年),索额图因为参与自己的亲外甥——爱新觉罗·胤礽的太子之争而被圈禁于宗人府,并最终饿死在这里,子孙也被杀戮,赫舍里氏也就此败落。索额图的败落,是因为他的私心所致。如果这个小姑娘也活到这个时候,只怕也要受到牵连,对于她而言,这又何尝不是一个好结局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