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洋人为康熙看病,开具药品引发朝廷争议,测试无异后皇帝才服用
《紫禁城》杂志 2019年12月30日 16:45

本文摘选自《紫禁城》2019年11月刊《清宫中的西洋医生》更多精彩内容请下载紫禁城APP。

关于康熙三十二年康熙皇帝圣躬违豫的情形,康熙皇帝自己这样讲述:「朕自(五月)初八日始患汗病,十三日始疟疾,隔一日来一次,甚重,二十七日疟疾痊愈。」

清 西洋药书故宫博物院藏此《西洋药书》为康熙朝内府满文袖珍写本。全书内容撮其要可分以下两方面:其一,介绍当时西方流行的多种药品;其二,分析论述了多种疾病的症状、病因、病理以及医疗护理药方与临床使用方法等。清 西洋药书 故宫博物院藏 此《西洋药书》为康熙朝内府满文袖珍写本。全书内容撮其要可分以下两方面:其一,介绍当时西方流行的多种药品;其二,分析论述了多种疾病的症状、病因、病理以及医疗护理药方与临床使用方法等。

康熙皇帝染上疟疾后,在太医院御医孙徽百、孙斯百等人治疗的同时,葡萄牙人卢依道(Lucci Isidoro)也参与诊治。卢依道入宫时,康熙皇帝的病情已较为严重。在为康熙皇帝把脉后,卢依道认为皇帝虽脉象紊乱,但暂无生命危险。

康熙皇帝把宫里所存的闵明我(Philippe Marie Grimaldi, 意大利人)以及佛罗伦萨大公赠送的药品出示给卢依道,令他查看哪种药能用来治疗疾病。

清 薄荷油故宫博物院藏清 薄荷油 故宫博物院藏

然而,卢依道发现这些药的功效是恢复体力和精神,并不能治愈疟疾。几日后,病情未见好转的康熙皇帝抱着希望再次询问佛罗伦萨大公药品中是否有特效药,卢依道如实回答没有,这样的答复令康熙皇帝感到不快。

从此,康熙皇帝渐渐对卢依道失去信任。不久,卢依道向康熙皇帝禀报,金鸡纳霜可能会治愈其疟疾,但北京目前没有这种药,他确定澳门有。

病笃之际,康熙皇帝想起了法国人张诚(Jean Francois Gerbillon)、白晋(Joachim Bouvet)从法国带来的药粉,但御医们却认为不宜服用,而是采取了其他疗法,结果导致其病情日趋恶化。

清 “多尔门的那油”故宫博物院藏又译称“都尔们底那油”、“葛尔敏的那油”,据丰云舒等著《清宫御用外来药物考》查《远东英汉大辞典》,“多尔门的那”为雉子莚的一种。据清人姚衡《寒秀草堂笔记》记载,此药可“治小水不通,兼内疼痛”。清 “多尔门的那油”故宫博物院藏又译称“都尔们底那油”、“葛尔敏的那油”,据丰云舒等著《清宫御用外来药物考》查《远东英汉大辞典》,“多尔门的那”为雉子莚的一种。据清人姚衡《寒秀草堂笔记》记载,此药可“治小水不通,兼内疼痛”。

康熙皇帝怕耽延下去引起脑出血,于是力排众议服用了半剂上述药粉,当晚体温便有所下降。在随后的几天中,也许是他服用的剂量不够的缘故,寒热虽退但仍有余邪,几天后又因低烧而发病。

为此,朝廷上下殚精竭虑,仍一筹莫展。此时,从外省进京的洪若翰(Jean de Fontaney, 字时登,法国人)、刘应(Claude de Visdelou, 字声闻,法国人)带来一斤从印度港口城市本地治里(Pondicherry)寄来的金鸡纳霜,二人把此药呈献给皇帝。

康熙皇帝关于金鸡纳霜服用方法的朱批图片转引自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编《康熙朝汉文朱批奏折汇编》,档案出版社,一九八五年康熙皇帝关于金鸡纳霜服用方法的朱批图片转引自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编《康熙朝汉文朱批奏折汇编》,档案出版社,一九八五年

如同上次服用法国药粉一样,能否给皇帝服用金鸡纳霜也在朝廷引起争论。最终朝臣达成共识,决定按御医调和药剂之成规对药先行试尝。

从民间找来的几位病人和索额图、明珠等四位重臣陆续试尝,结果患病的很快痊愈,无病的安然无恙,未出现任何异常反应。

鉴于此,康熙皇帝毫不犹豫地喝下了金鸡纳霜,当天下午寒热症状即退去。随后的几天,康熙皇帝不间断地服药,不久即康豫。

清 “郭巴依巴油”故宫博物院藏又译称“郭巴益巴油”、“各巴衣巴油”,据丰云舒等著《清宫御用外来药物考》查《新阿拉伯语汉语大词典》,“郭巴依巴”有大蓟、毕澄茄、毕拨三种解释,具体指哪一种尚待进一步验证。据清人姚衡《寒秀草堂笔记》记载,此药可“治刀伤”清 “郭巴依巴油”故宫博物院藏又译称“郭巴益巴油”、“各巴衣巴油”,据丰云舒等著《清宫御用外来药物考》查《新阿拉伯语汉语大词典》,“郭巴依巴”有大蓟、毕澄茄、毕拨三种解释,具体指哪一种尚待进一步验证。据清人姚衡《寒秀草堂笔记》记载,此药可“治刀伤”

康熙四十七年十一月,以十八阿哥(胤祄)的薨逝和废黜太子这两件「意外之变」为直接诱因,使康熙皇帝日增郁结心神耗损,身体渐弱,并出现心动过速现象。

对此,太医院医官束手无策,「只得向欧洲人求助。他们听说罗德先(Bernard Bodes)精通药理,便认为他或许能缓解皇帝病情。罗德先……果然身手不凡且颇有经验。……他配制了胭脂红酒让皇帝服用,首先止住了最令他心神不安的严重的心悸病;随之又建议他服用产自加那利群岛的葡萄酒」。

清 冰片油故宫博物院藏据清人姚衡《寒秀草堂笔记》记载,此药“系冰片蒸成,其用法与冰片同”。清 冰片油 故宫博物院藏 据清人姚衡《寒秀草堂笔记》记载,此药“系冰片蒸成,其用法与冰片同”。

法国人罗德先不仅用药稳定了康熙皇帝的病情,而且还以葡萄酒做后续的辅助治疗。从此,康熙皇帝嗜好葡萄酒,把葡萄酒当补酒来喝。康熙四十八、四十九年间,不断指示居住各地的西洋人贡献葡萄酒,掀起进献葡萄酒的小高潮。

除此之外,罗德先还为康熙皇帝治好了上唇肿块。一七一五年六月底至七月二十五日间,驻跸热河的康熙皇帝上唇生一肿物,钦点罗德先诊治。罗德先圆满地完成了使命。

清 檀香油故宫博物院藏清 檀香油 故宫博物院藏

意大利人马国贤(Matteo Ripa)还讲述罗德先配制膏药为康熙皇帝治脸上疖子的事实。几次亲身经历使康熙皇帝对罗德先信赖有加,「(康熙)皇帝把他关心的好几名病人托付于他,因为中国医生未能治好他们疾病。罗德先使他们恢复了健康,使皇帝龙颜大悦」。

图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