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别商代玉佩饰,这些要点不可不知
《收藏家》杂志 2020年01月06日 16:06

本文摘选自《收藏家》201909期《佩玉将将 其华灼灼——浅谈商代佩饰玉器的造型构思艺术和鉴别要点》,更多精彩内容请下载收藏家APP。

商代佩饰类玉器的造型构思艺术,尚有不少其它方面的亮点,比如逼真具象的写实手法和浪漫脱俗的神灵形象塑造,比如流行性题材与具有明显时代局限题材的艺术特色,等等,这里不一一赘述。而对商代玉器的鉴别,当然有很多种途径,但如果仅从整体面貌及“神韵”上去把握,那么粗略地归纳,大致需要了解如下一些特点:

1.玉材选择极其芜杂

跟新石器时期在材质使用上具有明显的地域性标志不同,商代玉器在材质使用上基本打破了地域界限,因此品类十分丰富,除了确有不少质地精良的白玉外,但凡各式透闪石、蛇纹石、叶蜡石、石英岩玉乃至一些尚未考证来源的玉石,都能见到它们在商代玉器中的影子。所谓“商代某某墓出土玉器中和田玉的比例占到80%以上”一类的结论,笔者认为未免有误导的可能。即使征服了鬼方,但玉石开采也毕竟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何况商代先人对于玉石的审美习惯,未必唯和田是重。

图1 商代玉器 河南安阳殷墟出土图1 商代玉器 河南安阳殷墟出土

图2 商代玉器 河南新乡市博物馆藏图2 商代玉器 河南新乡市博物馆藏

图3 商代玉器 天津博物馆藏图3 商代玉器 天津博物馆藏

即便这样,我们还是能找到关于商代用玉选材的某些常见特色,比如那些透闪石性质明确的青黄色玉、青绿色玉,以及那些看似质地不够缜密却显得纯净通透的白玉和质地缜密而器表莹润的青白玉,等等,似乎具有较多的使用频率。而在一些重要的器物中,那些结构松散、光泽暗涩的地方性白玉也占了相当的比例……多看考古出土物及官方展览藏品并反复比照,会对我们正确认识商代用玉的时代特征带来一定帮助(图1图6)。

图4 商代玉器 河南安阳殷墟出土图4 商代玉器 河南安阳殷墟出土

图5 商代玉器 河南安阳殷墟出土图5 商代玉器 河南安阳殷墟出土

图6 商代玉器 山东滕州前掌大出土图6 商代玉器 山东滕州前掌大出土

2.器型原始痕迹明显

在大多商代玉器身上,我们可以看到有非常明显的原始痕迹,这些痕迹既包括器型的天然状态也包含某些雕刻印记。因此,商代的肖生圆雕件很少有大小一致的形制,从器物边缘到器身结构,它们或多或少带有人工改造过的迹象,一般来讲,我们可以循此找到它们的“本来面目”和改造轨迹。而片状玉器即便同一类型,也是大小、宽窄、厚薄、形态不一,但纹饰流畅且随意,没有半点呆涩做作和机械刻意的感觉。这些溢于器表的原生态信息,是我们正确判断商代玉器真伪的一把钥匙(图7图12)。

图7 商代玉器 河南安阳殷墟出土图7 商代玉器 河南安阳殷墟出土

图8 商代玉器 河南安阳殷墟出土图8 商代玉器 河南安阳殷墟出土

图9 商代玉器 河南安阳殷墟出土图9 商代玉器 河南安阳殷墟出土

图10 商代玉器 山东滕州前掌大出土图10 商代玉器 山东滕州前掌大出土

图11 商代玉器 河南安阳殷墟出土图11 商代玉器 河南安阳殷墟出土

图12 商代玉器 河南安阳殷墟出土图12 商代玉器 河南安阳殷墟出土

3.形制神秘多变但有章可循

商代玉器中有不少器型从题材到形制到功能,都有一些非常独到而令今人不可捉摸的地方,比如常常将那些看似不相干或匪夷所思的事物和纹饰揉合在一起,比如有些非常冷僻的题材,如蜥蜴、鸱枭、蝗虫等,或特有与首创的形制,如刻刀、耳勺、拱形镯饰等,以及一些行为怪异、内涵深奥莫测的人物造型,如反手跽坐、阴阳玉人等,都带有非常明显的灵异感和神秘性。但是,如果我们能对当时的时代背景和历史文化有着更多的了解和熟识,那么,便能帮助我们对那些灵异和神秘的玉器作出合理的理解和诠释,这同样是我们认识商代玉器所要补习的一门必不可少的课程(图13~图18)。

图13 商代玉器 河南安阳殷墟出土图13 商代玉器 河南安阳殷墟出土

图14 商代玉器 陕西张家坡出土图14 商代玉器 陕西张家坡出土

图15 商代玉器 河南鹿邑县太清宫出土图15 商代玉器 河南鹿邑县太清宫出土

图16 商代玉器 故宫博物院藏图16 商代玉器 故宫博物院藏

图17 商代玉器 山西博物院藏图17 商代玉器 山西博物院藏

图18 商代玉器 山东滕州前掌大出土图18 商代玉器 山东滕州前掌大出土

4.纹饰相对规范固定

尽管商代玉器的器型常有不很规范或参差不一的地方,但我们发现在纹饰的设计上,则自成体系而显得循规蹈矩。比如,龙的头上通常安上一个蘑菇状角,猛兽(如虎)总是镂刻齿轮形(或梅花形)口,以二或三刀短线上挑法琢为爪子,刀纹、盾纹通常用于人或动物的器身,而一些重要的器物边缘常见排列有出脊纹。另外,诸如臣字目、方形目、重环纹目,二方连续的方格纹,双阴折铁线等等,都形成了相对固定的琢刻与修饰模式。识别商代玉器,必须对这些相对系统固定的修饰模式烂熟于心,并对它们的使用规律有个全方位的了解,亦为其中最基础的经验之一(图19图23)。

图19 商代玉器 河南安阳殷墟出土图19 商代玉器 河南安阳殷墟出土

图20 商代玉器 河南安阳殷墟出土图20 商代玉器 河南安阳殷墟出土

图21 商代玉器 上海博物馆藏图21 商代玉器 上海博物馆藏

图22 商代玉器 河南安阳殷墟出土图22 商代玉器 河南安阳殷墟出土

图23 商代玉器 河南安阳殷墟出土图23 商代玉器 河南安阳殷墟出土

5.工艺成熟但不注重过分修饰

玉器雕琢发展到商代,由于金属工具的加入,其工艺手法已经变得非常系统和成熟。那些常用的手法如切割、镂空、钻孔、刻划、打磨一应俱全并较前有了长足的进步,因此对于一些体积微小的玉件雕塑也能做到运用自如。但在有些情况下,商人似乎对于效率的重视更甚于对于细节的磨砺与修饰,比如镂空切割的边缘常不作打磨;片状玉件成型允许有厚薄的差异;更乐意在天然材质上进行改制而不求形制的规范划一;玉表打磨时有粗糙而显凌乱的划痕,等等。因此,商代尤其是晚期的玉器风格中,虽然不乏把工艺做到炉火纯青而美轮美奂的佩饰器物,但较多的,是以原始粗犷而不事修饰见长的佳作,因而观其细节、察其气韵,不失为一种更好的辨识办法(图24图28)。

图24 商代玉器 河南安阳殷墟出土图24 商代玉器 河南安阳殷墟出土

图25 商代玉器 河南安阳殷墟出土图25 商代玉器 河南安阳殷墟出土

图26 商代玉器 河南安阳殷墟出土图26 商代玉器 河南安阳殷墟出土

图27 商代玉器 河南安阳殷墟出土图27 商代玉器 河南安阳殷墟出土

图28 商代玉器 河南安阳殷墟出土图28 商代玉器 河南安阳殷墟出土

综上所述,我们说所谓商代玉器的辉煌,并不仅仅在于数量,而更重要的,是商代玉工如何面对形形色色的玉石、如何面对纷繁复杂的社会生活现象、如何面对统治阶层在意识形态与审美志趣上的追求、如何面对虽有进步但较之于后代还相对落后的生产工具,来殚精竭虑、不拘一格地去构思并创造出一件又一件富有创意、又耐人寻味的玉器佳作。从一度成为王室贵胄无止境追逐的奇珍异宝,到逐渐走向上流社会的礼仪礼制化思想产物,再到作为儒家道德规范和名门望族身份的象征,在这一漫长的发展过程中,商代佩饰类玉器所显示的独特的成就,不单是一个时代的风光,它对于中国玉文化乃至整个华夏文明的贡献,同样具有不可忽略的意义。佩玉将将,其华灼灼——那些五彩缤纷、璀璨灿烂的商代佩饰类玉器,以及那些充满着智慧灵性的造型构思艺术,除了让我们沉浸在一种美不胜收的感官享受之外,其所留给我们那种神秘莫测的艺术魅力和深邃睿智的精神造化,也是一笔不可多得的宝贵财富。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