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宴组局方式多样,最生动的是情投意合的友情宴
《中国收藏》杂志 2020年01月08日 16:07

本文摘选自《中国收藏》2019年12月刊《最快乐的宴里有“你们”》,更多精彩内容请下载中国收藏APP。

不得不说,几乎每一场欢宴的背后都有一个“呼风唤雨”的饭局“局长”在操持,是这个时代最“勤奋”的职业。而除去笙歌夜夜的晚宴中的工作饭局,最生动的应该是自组夜宴,是情投意合的友情宴。

家宴可贵,因为难,也因为麻烦。现代的大多数宴都是外食,到席各位AA,或者轮请。江南细致,宴请组局的方式有趣得多。

“草草杯盘供语笑,昏昏灯火话平生”。丰子恺先生的的这幅作品诠释了一种温情的“夜宴”,或许这是最自在的夜宴,也是意蕴极为深长的夜宴。“草草杯盘供语笑,昏昏灯火话平生”。丰子恺先生的的这幅作品诠释了一种温情的“夜宴”,或许这是最自在的夜宴,也是意蕴极为深长的夜宴。

例如苏州人有一种“蝴蝶会”,受邀赴宴者要各自携一道菜。近代著名作家范烟桥的《茶烟歇》中说:“朋好醵饮,嫌市铺恶浊,相约各出家厨,人各一品,称'蝴蝶会'……”蝴蝶意为“壶”酒“碟”菜,朋友赴会各带拿手菜,攒成一席,在荷花池畔、冬青树下吃菜下酒,酒后看花。

除了这种,老苏州人也有AA,他们称“劈硬柴”,劈法各种各样。

清康熙/乾隆  白玉御制“园庭膳房”款筷子三双清康熙/乾隆 白玉御制“园庭膳房”款筷子三双

第一种预付款式是完全AA,结账时多退少补,这种劈法不留余地,据说是最硬的劈柴法;第二种稍软,还是预付款,但是少了不补,由主办人补足;第三种不劈柴,改做撇兰花,即在一张纸上画兰花草,有枝叶没有花,根枝上写金额,留一枝空白,然后参宴个人选叶,打开根枝,写多少钱就出多少钱,选到空的那个人就可以吃一顿霸王餐;最后一种苏州人叫“车轮会”或“抬石头”,其实就是轮流坐庄,轮着请。

这些都是老法,现在人自组局多是“劈硬柴”法,讲的是彼此不欠,一次结清。

但无论哪种,夜宴里自组的友情宴才是最快乐的宴。尤其冬夜,暖碳炉,好食物,坐在对面的你们……还是最想和你们在一起。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