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心殿内的汉藏融合样式的佛塔,展现了乾隆时期独特的文化现象
《紫禁城》杂志 2020年01月08日 10:59

本文摘选自《紫禁城》2019年12月刊《佛光秘塔 匠艺之承 记养心殿佛堂木塔的修复复纪实》更多精彩内容请下载紫禁城APP。

养心殿佛堂位于养心殿西暖阁勤政亲贤殿后侧,是乾隆皇帝在宫中最早改造的佛堂—乾隆十一年(一七四六年)开始将长春书屋改造成佛堂。

佛堂在养心殿内位置示意图佛堂在养心殿内位置示意图

佛堂的核心区域立有一尊紫檀七层八角无量寿佛宝塔,其体量与位置都向世人彰显着其作为佛教精神象征的核心地位。

养心殿正殿平面图2养心殿正殿平面图

佛塔的建造年代

清宫内务府档案中记载了此尊宝塔的建造过程:

乾隆十二年……于本月二十日七品首领萨木哈将棅得塔样一件,持进交太监胡世杰呈览,奉旨:将塔座径过抽去二尺,要四尺二寸大的座子,其塔身子要七层,再塔顶要六层,做成还要通高一丈二尺六寸,另改样呈览,钦此。

于二月初五日,七品首领萨木哈将棅得秋稭糊黃纸地盘四尺二寸,通高一丈二尺六寸塔样一件,持进安在西暖阁,呈览,钦此。

于九月十四日,司库白世秀、七品首领萨木哈将造得紫檀木宝塔一座,内供佛供器等,持进安设在养心殿西暖阁内讫。

由此可知,这座紫檀木宝塔应建于乾隆十二年(即一七四七年,丁卯年)。

汉藏融合的样式

该塔高约三点九三二米,按形制划分为七层,故常被称为「七层八角塔」。

养心殿佛塔修复前原状养心殿佛塔修复前原状

将近四米高的木塔竖立在空间狭小的佛堂内,营造出了一种通天的场域感,当人们面对如此巨大的一尊佛塔时,不禁要抬头仰望,内心的敬仰也油然而生。

全塔分为三大部分:顶层为塔刹,中间为七层塔身,底部为须弥座。

塔刹由上至下又可细分为刹顶、伞盖、刹身、刹座。刹顶为日月刹,由琉璃材质的仰月和圆光组成,圆光为琥珀红色,仰月为白玉色。

养心殿佛塔刹顶养心殿佛塔刹顶

仰月之下为紫檀木镂雕八角伞盖,伞盖底部有金刚杵和卷草纹浮雕图案,周围嵌有铜鎏金饰物并挂有一圈珍珠流苏。刹身由下粗上细的八角相轮(指塔刹中段的环圈)组成,共六层,每一层八面,均刻有六字真言,内填金漆。

佛塔刹顶仰月之下的紫檀木镂雕伞盖底部佛塔刹顶仰月之下的紫檀木镂雕伞盖底部

《四分律行事钞》曰:「人仰视之(相轮),故云相云。」《翻译名义集》曰:「言轮相者,僧祇云:佛造迦叶佛塔,上施盘盖,长表轮相。经中多云相轮,以人仰望而瞻视也。」可见,刹身(相轮)是佛塔的一种仰望标志,起敬佛礼佛的作用。

养心殿佛塔上的围脊兽养心殿佛塔上的围脊兽

中间七层塔身为仿阁楼式结构,自下而上尺寸逐渐递减,样式相同:每层戗脊(即岔脊,指歇山顶建筑自垂脊下端至屋檐部分的屋脊)上有铜鎏金小跑儿(即跑兽)、套兽(安装在翼角上兽形防水构件)以及戗兽(戗脊上的兽件),围脊(下层檐和屋顶相交的脊,围绕屋顶一周)处有围脊兽,四类兽为一套,每层八套,共计五十六套;

养心殿佛塔上的跑兽、套兽、戗兽养心殿佛塔上的跑兽、套兽、戗兽

每层有八扇紫檀雕花木边嵌玻璃欢门,共五十六扇;每一扇门内供奉梵铜利玛(藏地中合金铜的一种)无量寿佛像,为历代西藏喇嘛所进献;此外还设有走廊、护栏。

七层塔身每层中心各放置一个八角金丝楠经盒,塔颈(塔刹与塔身之间)中心疑似内嵌一木盒。

养心殿佛塔塔身各角度塔身为仿阁楼式,阁楼每一扇门内供奉梵铜利玛无量寿佛像,为历代西藏喇嘛所进献1养心殿佛塔塔身各角度塔身为仿阁楼式,阁楼每一扇门内供奉梵铜利玛无量寿佛像,为历代西藏喇嘛所进献

底部须弥座自下而上分别是圭脚、下枋、下袅、束腰、上袅、上枋。按制作方式而言,须弥座可分为三个部分,即圭脚、下枋以及下袅为一个整体,束腰单独作为一个整体,上袅和上枋为一个整体。各部分是独立制作完成的,完成后三部分至下而上叠加,不用胶粘,仅有直榫相接。

养心殿佛塔塔身某一角度2养心殿佛塔塔身某一角度

上袅和下袅饰有变相的莲纹(梵文称其为「巴达码」),其他部分则以透雕卷草纹和十字金刚杵作为装饰。须弥座中心落有一方形金丝楠木箱。

养心殿佛塔塔身某一角度3养心殿佛塔塔身某一角度

此座佛塔是密檐式塔、阁楼式塔和覆钵式塔的结合体—具有阁楼式塔的总体形制,同时融合了密檐式塔的佛龛和覆钵式塔的须弥座及塔刹,是一座藏汉式塔融合的宝塔。

养心殿佛塔塔身某一角度4养心殿佛塔塔身某一角度

这种融合应属乾隆时期独特的文化现象,正是乾隆皇帝不拘一格的设计思路,让多元文化得到了融合。

图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