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竹声声,千回百转觅知音
《中国收藏》杂志 2020年01月13日 16:00

本文摘选自《中国收藏》2019年12月刊《千回百转觅知音》,更多精彩内容请下载中国收藏APP。

无论是宾客满堂的宴席,还是一个人的独处,音乐总是上佳的情绪调节剂之一。千回百转的音乐与朦胧而迷离的夜色好似最佳搭档,它们在寻找共鸣、寻找知音。

说到传统音乐,很多人都会想到一个词:丝竹声声。其实,丝竹二字,是中国传统民族弦乐器和竹制管乐器的统称,亦泛指音乐。《礼记·乐记》中记载:“德者,性之端也,乐者,德之华也,金石丝竹,乐之器也。”《商君书·画策》也谈到:“是以人主处匡床之上,听丝竹之声,而天下治。”

南宋 仲尼式“海月清辉”七弦琴 故宫博物院藏  琴背铭刻丰富,龙池上方隶书填青“海月清辉”琴名,其下为乾隆御府珍藏朱印。龙池左右刻梁诗证、励万宗、陈邦彦、董邦达、汪由敦、张若霭、裘曰修五色琴铭。南宋 仲尼式“海月清辉”七弦琴 故宫博物院藏 琴背铭刻丰富,龙池上方隶书填青“海月清辉”琴名,其下为乾隆御府珍藏朱印。龙池左右刻梁诗证、励万宗、陈邦彦、董邦达、汪由敦、张若霭、裘曰修五色琴铭。

因为竹挺拔正直、清高俊逸的特征,向来为传统文人所青睐。丝竹之乐给文人带来了写作灵感,于是古往今来,描写丝竹的文学作品不胜枚举。在文人的笔下,琴和萧是最亲密的朋友,品香、弹琴、吟诗,这大概是当时最常见也最正宗的文人日常。

清雅之外,还有一种风格是绚丽,这就不得不提另一种乐器——琵琶。我们能凭白居易的“大珠小珠落玉盘”想像琵琶声的清脆,也能从传世名画《韩熙载夜宴图》中真切地看到歌女悠然弹奏,众人如痴如醉的场景还原。不过很多人或许不了解的是,比如《韩熙载夜宴图》中弹奏的琵琶曲,其身份背景是大有讲究的,系中国现存历史最久的传统古乐——南音。

青瓷二胡青瓷二胡

南音发源于福建泉州,起源于前秦,兴于唐,形成在宋。它是当年的中原移民把音乐文化带入以泉州为中心的闽南地区,与当地民间音乐融合而形成。据学者研究考证,从南音的曲牌名称、格调韵味和所用乐器的制造特点、演奏姿势等方面看,都足以说明南音与唐宋大曲、法曲、宋词、元散曲有着密切关系,“是一部立体的中国古代音乐史”。

泉州南音演奏演唱形式为右琵琶、三弦,左洞箫、二弦,执拍板者居中而歌,这与汉代“丝竹更相和,执节者歌”的相和歌表现形式一脉相承;其工尺谱记法自成体系,是古代音乐记写形制之遗存;其曲目蕴含了晋清商乐、唐大曲、法曲、燕乐和佛教音乐及宋元明以来的词曲音乐、戏曲音乐等内容;演唱则以标准的泉州方言古语,读音又保留了中原古汉语音韵,委婉、深情。

浙江省博物馆“武林雅韵”音乐会现场,以青瓷为乐器,让观众感到很新鲜。浙江省博物馆“武林雅韵”音乐会现场,以青瓷为乐器,让观众感到很新鲜。

值得一提的是,到了21世纪的今天,人们在追寻、复兴传统文化、音乐的同时,又为其赋予了不一样的内容。比如在今年迎来“鲐背之年”的浙江省博物馆,日前为配合“天下龙泉——龙泉青瓷与全球化”特展的举行,特意举办了一场名为“武林雅韵”的音乐会。它的别致之处在于,瓷编磬、瓷巫毒鼓、瓷七炫瓶、瓷花盘鼓、青瓷短笛、青瓷二胡……这些青瓷乐器均由龙泉青瓷大师精心烧制。音乐会上,表演者用它们演奏了经典旋律《茉莉花》,还有回望海丝之路的《瓷航》等曲目。精湛绝妙的工艺,彰显了青瓷生生不息的活力,而美妙音符又从“瓷”中流淌,给观众带来了视觉与听觉的奇妙享受。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