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历史久远的文物通俗化演绎,大唐离你其实并不遥远
《中国收藏》杂志 2020年01月14日 16:05

本文摘选自《中国收藏》2019年12月刊《大唐之约 其实离你并不遥远》,更多精彩内容请下载中国收藏APP。

你心中谁是虢国夫人

《虢国夫人游春图》中绘有9人,究竟哪一位是虢国夫人,至今仍悬而未决。目前有研究者提供了三种意见:

谁是虢国夫人,图上示意出了三种观点。她们哪一位才是你心中的虢国夫人呢?谁是虢国夫人,图上示意出了三种观点。她们哪一位才是你心中的虢国夫人呢?

观点一:“……渐渐集中,最后显示主体。主角两旁的侍从一人红衫,一人白袍,和前二人一起,正像众星捧月一样,反衬出主角雍容、沉着的气派。从并骑的二女中有一人回头向她看,白袍的侍从也正注视着她,都引导观者的视线集中到她身上,说明她是主角。”(张安治《虢国夫人游春》)

观点二:“虢国夫人姊妹并辔而行,都乘着雄健的骅骝。虢国一骑在前进行列的右边,也正是全画的中心点。虢国双手握缰,右手指间挂着的马鞭成直线下垂。她的脸庞非常丰润,确是淡扫蛾眉不施脂粉的本来面目。”(杨仁恺《虢国夫人游春图的初步剖析》)

观点三:“对于主角的考证,要从三方面着眼:第一是主次位置;第二是人物服色;第三是马的装饰。根据这三者来推断,我认为画中主体人物当是最前方的第一人。”(陈育丞《关于虢国夫人游春图中主体人物的商榷》)

到底谁是虢国夫人我们不能猜,但要为观众提供一种思考方式。展览中,一方面向观众介绍了三种代表性观点,同时也通过图版将画面中的马具和马饰进行分类,以此看出对主体人物的推测要有恰当的逻辑和必要的历史知识,观众通过真迹与图版的反复浏览,得出自己心目中答案的同时,也加深了对文物和历史知识的了解。

宋 赵佶 摹张宣虢国夫人游春图宋 赵佶 摹张宣虢国夫人游春图

通过这些逻辑性的推理,观众能够知道学者是怎样研究的,画家在创作时又遵循了哪些原理。将学术争端用一种不是很深奥的方式,通过实物、图版和文字的对照立体呈现给观众,虽然不能对谁是虢国夫人有定论,但这种认识文物的方式比结果更重要。

认识古帖上的每一字

《万岁通天帖》也是展览中极为重要的文物,此帖在唐代叫作《宝章集》。万岁通天二年(697年),王羲之十世孙王方庆将祖传王氏一门29人的11卷墨迹进呈武则天。武则天命人以“双钩廓填”法精心摹制,是为《宝章集》,真迹则赐还王方庆。后来真迹不传,摹本在流传中也遭散失,今仅存7人10帖。

过去我们只关注了《万岁通天帖》唯美的晋人书风,但这些书法作品讲的是什么内容,可能被很多人忽略了。过去我们只关注了《万岁通天帖》唯美的晋人书风,但这些书法作品讲的是什么内容,可能被很多人忽略了。

为了兼顾不同观众的需求,我们用现代白话文形式,对帖上的文字进行了重新释读。想了解一部名帖,必须先从认识字开始,认识了字才能读懂上面写的内容,从而再对其进行品评。通过我们的释读,观众了解了王羲之与朋友之间的友谊、对姨母去世的牵挂等等,鲜活的故事内容引导着观众重新认识这些书法经典。这也是让文物“活”起来的一种方式。

将历史久远的文物通俗化演绎是这次展览的一大特色。对于一些文物名称及说明叙述中的生僻字,展板上也尽量标示出了汉语拼音,这对于普通观众而言可谓贴心备至。在展品的解释和说明中也力求语言的通俗易懂,将高深的学术研究以简略的语言表达出来,力求贴近观众。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