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1年,他凑钱收购一幅赝品,现成国内仅存的苏轼传世之作
文藏编辑部 2020年01月15日 13:44

1961年的某天,一位身穿长衫、拿着布袋的老人来到荣宝斋。正当伙计一脸疑惑时,他将手中的布袋打开,将里面的卷轴拿出,摊在桌子上,问道:“这画值多少钱?”伙计们这才反应过来,答道:“您稍等。”伙计仔细观察这幅画,只见这幅古画上绘制着一片土坡,两块怪石,几丛疏竹,令人心旷神怡。

荣宝斋 网络图片荣宝斋 网络图片

宋 苏轼 《潇湘竹石图》 中国美术馆藏1宋 苏轼 《潇湘竹石图》 中国美术馆藏

这位老人名叫白坚夫,他带来的这幅画卷名叫《潇湘竹石图》,是苏轼的传世画作。在很多人的印象中,苏轼是一位文学家,其实他在书画方面的成就绝不亚于文学成就。苏轼的书法在酣畅笔墨中追求天真平淡,在绘画方面则以竹、枯木怪石为题材,不求形似、但求神似,有萧散简远之风。在《潇湘竹石图》中,我们可以看出苏轼绘画风格的一些端倪。苏轼在这幅长卷上,以浓淡不一的笔墨勾勒出远山近水、山石竹木,层次鲜明,意境高远。

宋 苏轼 《枯木竹石图》 中国美术馆藏2宋 苏轼 《潇湘竹石图》 中国美术馆藏

宋 苏轼 《枯木竹石图》局部 中国美术馆藏宋 苏轼 《潇湘竹石图》局部 中国美术馆藏

除了《潇湘竹石图》,白坚夫还将苏轼的另一幅作品——《枯木怪石图》也收入囊中。这幅画作是苏轼担任徐州太守时创作的,以寥寥数笔勾勒出一株枯木和一块嶙峋的怪石,画面内容虽然简单,却呈现出一种张扬洒脱的气势。

苏轼在绘制《枯木怪石图》时,他已经因“乌台诗案”而被贬谪到外地为官,为发泄心中的不快,他绘制了这幅画卷。从画卷中气势雄浑的枯木和富有运动感的怪石来看,此时的苏轼心中虽有不平,却依然以旷达洒脱的姿态面对生活。

宋 苏轼 《枯木竹石图》 网络图片宋 苏轼 《枯木竹石图》 网络图片

宋 苏轼 《枯木竹石图》 局部 网络图片宋 苏轼 《枯木竹石图》 局部 网络图片

白坚夫收藏的《枯木怪石图》和《潇湘竹石图》,不仅是苏轼的绘画代表作,更是苏轼仅存的2幅传世真迹。北宋末年,宋徽宗昏庸无道,致使金国军队占领北宋都城汴京,北宋从此灭亡,这两幅名作从此流落到民间。

《枯木怪石图》从此下落不明,《潇湘竹石图》则被元、明、清三代文人收藏家珍藏。直到民国时期,白坚夫在北京风雨楼古玩店买下这两幅画卷,它们才得以团聚。

宋 苏轼 《枯木怪石图》 局部 网络图片宋 苏轼 《枯木怪石图》 局部 网络图片

苏轼 《潇湘竹石图》 局部1  中国美术馆藏苏轼 《潇湘竹石图》 局部1 中国美术馆藏

白坚夫虽然是北洋军阀吴佩孚的秘书长,但也只是一介粗人,不懂得欣赏书画,对他而言,这两幅画仅仅是可以随时可以变现的东西而已。抗战时期,白坚夫为了换取一些钱财,将《枯木怪石图》卖给了一位日本收藏家,从此流落海外。

数十年后的1961年,白坚夫失去了原有的社会地位,经济状况每况愈下。他回想起此前的卖画经历,于是找到国家文物管理局文物处处长张珩询问价格。没想到张珩却告诉他:这是一幅赝品。白坚夫一听这话,气不打一处来,收起画卷就拔腿就走。

宋 苏轼 《枯木竹石图》 中国美术馆藏3宋 苏轼 《潇湘竹石图》 中国美术馆藏

苏轼 《潇湘竹石图》 局部2  中国美术馆藏苏轼 《潇湘竹石图》 局部2 中国美术馆藏

好在《潇湘竹石图》最终还是遇到了它的伯乐。著名作家邓拓从荣宝斋得知了《潇湘竹石图》的下落,于是找白坚夫询问价格,经过商议,两人最终商定:以5000元的价格交易此画。

但1961年的中国正处于经济苦难时期,即使是邓拓,一时间也拿不出如此之多的现金。于是他将手头的2000元先交给白坚夫,又将自己珍藏的24幅画作卖给荣宝斋,才凑齐了3000元,买下这幅画作。

苏轼 《潇湘竹石图》 局部3  中国美术馆藏苏轼 《潇湘竹石图》 局部3 中国美术馆藏

邓拓收购《潇湘竹石图》,还专门写了《苏东坡〈潇湘竹石图卷题跋〉》,却差点被通报批评。最终他将画作无偿中国美术家协会,才避免了一场风波,《潇湘竹石图》也成为当时国内仅存的苏轼传世之作。

相比于《潇湘竹石图》,《枯木怪石图》的命运更为坎坷。自从被卖给日本藏家之后,这幅画作一直不曾现世。直到2018年,香港佳士得找回了这幅画作,并在当年的秋季拍卖会上现身,最终被中国买家以4.1亿元的天价收入囊中,这幅画作才回归到祖国的怀抱。

苏轼《枯木怪石图》 中国美术馆藏4苏轼《枯木怪石图》 网络图片

《枯木怪石图》画后之元俞希鲁及明郭淐题跋 网络图片《枯木怪石图》画后之元俞希鲁及明郭淐题跋 网络图片

如今,《潇湘竹石图》被珍藏在中国美术馆中,《枯木怪石图》相传也被中国买家收购,关于这两幅画作的传奇故事,也算是暂时告一段落,但故事背后依然有值得深思之处:文人在创作书画作品时,通常会将自己的心绪融入作品之中。如果收藏者能从这些作品中感受到他们的心绪,自然就会珍惜这些作品。如果收藏者只是将它作为可以变现的工具,也只会是暴殄天物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