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妈VS亲妹妹,在“真假柔福帝姬”的问题上,赵构如此选择
文藏编辑部 2020年01月15日 10:19

有句话叫“宁为太平犬,莫作乱离人”。生活在乱世哪怕你是皇亲国戚,可能下场也不会好到哪去。靖康二年(公元1127年)进军南下攻入大宋皇城开封,包括徽钦二帝在内的宋朝宗室(皇子、公主)、后妃、大臣全都被俘,只有一个在外飘着的赵构幸免于难,并且还建立了南宋。

微信截图_20200113141756

本文的主人公不是赵构,而是她的妹妹柔福帝姬(宋徽宗之女)。作为皇室公主在靖难之变没有发生以前那也是锦衣玉食、生活无限美好,可是战乱毁掉了她的生活,一个正值青春期的少女被迫来到苦寒的异国他乡……既然是俘虏,待遇自然好不到哪去!加上还是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很不幸成为了金国人尽可夫的下等女子。

微信截图_20200113141832

事实上不只是柔福帝姬,宋朝被俘的其他公主、后妃、宫女都成了金人凌辱的对象。如果不出什么意外,她们的一生都将在北国悲惨的度过。时间到了建炎四年(公元1130年),靖康之耻已经过去了三年,一个从北方逃回来自称是“柔福帝姬”的女子请求见已经做了南宋皇帝的赵构!

微信截图_20200113142050

如果这个女人真的是柔福帝姬,那么就是赵构的亲妹妹,如此当哥哥的自然不会怠慢。为了验明正身,赵构还让徽宗时期的老宫女及老太监进行甄别。经过一番验证,这个女子不仅和柔福帝姬容貌几乎不差,而且对于宋朝宫闱秘事也是如数家珍。唯一的疑惑点就是该女子的双脚太大,不似当时汉族女子的缠足风俗。那女子也给出了合理的解释:由于在北国长期牧羊,每天赤足走个几百里也是常有的事情,早就不复当年做公主时的芊芊玉足!

微信截图_20200113142233

到了这个地步已经可以认定,该女子就是真的柔福帝姬!兄妹相认自然皆大欢喜,对于妹妹来讲终于可以不再受苦,对于赵构来讲自从靖康之难以来总算找到了一个亲人。为了体恤妹妹,赵构封其为福国长公主,还给她安排了门好亲事,据说嫁妆足足有二十万缗(mín,缗指过去穿钱用的绳子),足见其厚爱!

微信截图_20200113142422

然而到了绍兴十一年,这位柔福帝姬的身份遭到了质疑,提出怀疑的人是赵构的生母韦太后!原来这一年南宋和金国达成合议,金国为表诚意将赵构的亲生母亲韦太后送还给南宋。韦太后回到南宋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揭露“柔福帝姬”的身份,说是真的柔福帝姬已经死了,现在这个是假的!

微信截图_20200113142526

赵构听到后大发雷霆,命大理寺将“假公主”逮捕严加审理,得出假公主是庙里的尼姑,因为结识前朝宫女所以熟悉北宋皇宫的故事,而那位宫女也表示“尼姑”和柔福帝姬长相极为相似,尼姑为了荣华富贵就冒认公主……最后假公主被斩首,那位倒霉的驸马爷也因牵连被革职,事情好像真相大白,这就是一起典型的冒认皇亲事件!然而对于这一结果,不仅仅是后人当时的人们对此也是持怀疑态度!

微信截图_20200113142953

首先公主的身份可以冒认,但一个帝国公主的言谈举止、生活方式那是很难短时间内培养的。从建炎四年一直到绍兴十一年,整整12年时间没有丝毫破绽,这人的演技也太高了!

其次仅凭韦太后一人的举证多少有些证据不充分,可能有人会说了“假公主”不是已经承认身份了吗?在那个时代当官的全都是眼皮子活的人,相较于赵构生母韦太后、柔福帝姬根本不值一提,那个被关进大牢的柔福帝姬要么施以重刑屈打成招,要么当官的甚至不用审直接伪造证据,假案也能做成真案!

微信截图_20200113143143

最后再说说韦太后的证词:1.和柔福帝姬很熟,朝夕相处;2.带回了柔福帝姬的遗骨!关于第一点有欲盖弥彰之嫌,整个被俘虏的宋朝公主、后妃那么多,为什么偏偏和柔福帝姬很熟?俩人可能是投缘,也有可能柔福帝姬是除了她韦太后唯一会到南宋的皇室成员,俩人也确实朝夕相处,但毕竟身为战俘在金国很难得到优待,甚至还有些不可描述的事情,作为唯一的知情人柔福帝姬必然也知道韦太后的一些难言之痛,一旦口风不紧,对太后的名誉将是极大的伤害,这就决定了柔福帝姬不可能与韦太后共存!

微信截图_20200113143249

再说第二点,柔福帝姬不过是宋徽宗众多女儿的一个,当时被韦太后带回的有徽宗和皇后的遗骨,区区一个柔福帝姬的遗骨有什么资格被韦太后拿回来,更加证明了韦太后的心虚……还有一点赵构为了掩盖母亲可能遇到的丑事,虚改了韦太后的年龄,由靖康二年的38岁改成了48,为什么要改年龄?38岁的女子多少有些魅力,被金国人看上也不是不可能,可如果到了40多岁自然也就免除了这一隐患!加上唯一可能知道真相的柔福帝姬已经被杀,就算有人怀疑谁敢找皇家进行对峙呢?

微信截图_20200113143313

关于“柔福帝姬”真假事件历史并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过了那么久事情的真相也已经显得不那么重要。我们可以解释赵构为了母亲名誉制造冤假错案、修改历史,但与其通过这种拙略的演技遮羞,收复河山、踏破贺兰山缺是否显得更加快意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