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张旭、怀素草书,看大唐最具代表性的文化风尚
《收藏家》杂志 2020年01月16日 15:28

本文摘选自《收藏家》201912期《辽宁省博物馆藏唐代书法墨迹撷珍》,更多精彩内容请下载收藏家APP。

张旭《古诗四帖》

草书《古诗四帖》作为与唐代书法家张旭关系最为密切的传世墨迹本,历来为广大书家和书法研究者所重视。这卷草书为五色笺纸本,书写的是庾信《步虚词》两首诗和谢灵运《王子晋赞》及《岩下一老公四五少年赞》两首赞,共计40行,188字。因为此帖无书写者的款印,所以对其时代和作者等问题从古至今一直多有争讼。

唐 张旭 古诗四帖 局部唐 张旭 古诗四帖 局部

这件草书卷后现存自宋代以降多处题跋,并有诸多文献和著录对其进行过考证和记载。由于帖中将“王”字挖改成“书”字,变成“谢灵运书”,并且当时以此处为结尾,所以很长一段时间被误认为是南朝宋谢灵运所书。较早记载相关此帖的北宋内府《宣和书谱》,南宋《悦生所藏书画别录》,周密《云烟过眼录》等著录,均是在谢灵运条目下有“古诗帖”几字,十分简略,应该指的就是这一卷。该帖流传至明代,丰坊对谢灵运为该帖书写者的说法提出异议,他在跋文中指出谢灵运不可能预书晚于他近80年的庾信诗,所以绝非谢书。随后的董其昌跋文中,根据其所见的张旭所书《烟条诗》《宛溪诗》与此帖笔法一致,遂提出此帖为张旭真迹的观点。明代郁逢庆撰《续书画题跋记》、汪珂玉撰《珊瑚网》和卞永誉编撰的《式古堂书画汇考》仍沿旧说,将此帖定在谢灵运名下。稍后的顾复在《平生壮观》中则接受了董其昌的观点,在张旭名下对此帖进行了简略的著录。该帖最终流入清宫,成为乾隆御书房的藏品,清御府《石渠宝笈初编》记为“唐张旭四帖”,标注为“次等黄一”。

唐 张旭 古诗四帖 局部唐 张旭 古诗四帖 局部

《古诗四帖》的书体已脱初唐孙过庭《书谱》的“二王”小草体系,是一种狂草的面貌。其结字大小参差变化,错落有致,笔意连贯,两字或多字连绵不绝,点画饱满、厚重,笔法圆健、爽畅,其豪放不羁、雄浑洒脱的意趣漫于纸面。这种“气象”是唐代以前未曾出现的。狂草书作为唐朝的时代产物,与同时代其它艺术相互影响。唐人将剑术和音乐舞蹈结合,又赋予其观赏性,这种剑舞节奏强烈,动作跌宕,与狂草书异曲同工,正因为如此,张旭能从裴旻和公孙大娘舞剑器中获得灵感和启示,使得草书大进。《古诗四帖》淋漓充分地表现了狂草书的豪迈、浪漫的时代艺术风格,成为当时最有代表性的文化风尚,也与同时代的其他艺术形式共同反映出大唐时代所独有的艺术特质。

唐 张旭 古诗四帖 局部唐 张旭 古诗四帖 局部

怀素《论书帖》

唐代最为著名的草书大家莫过于盛唐时期的“颠张狂素”。“狂素”即怀素,俗姓钱,法名藏真,永州零陵人,自幼出家,经禅之余尤好书法。他的书法初学欧阳询,其后随张旭学生邬彤习草书。《宣和书谱》中记其:“精意于翰墨,追仿不辍,秃笔成冢。一夕观夏云追风,顿悟笔意,自谓得草书三昧,斯亦见其用志不分乃凝于神也。”其传世墨迹中最著名的为《自叙帖》及《苦笋帖》,其书法面貌属于典型的狂草书,与张旭《古诗四帖》异曲同工,且验证了“旭肥素瘦”的笔法风格。而这件怀素《论书帖》所呈现的草书风格接近王羲之书风,与《自叙帖》面貌全然不同。其书法瘦逸,结体严谨,章法整饬,行笔圆转灵妙,神采飞动。纵观全篇,出规入矩,绝狂怪之形,寻其渊源,不越魏晋法度。清代鉴藏家顾复也指出《论书帖》为怀素学法右军之作,其关于此帖记:“笔既平正,遂趋险绝。《书谱》论用笔之精髓也。学险绝而忘平正,本之则无近于怪。学平正而不能至险绝,守而未化近于騃。皆书之眚也。欲求用笔神奇,其可得乎。若怀素《论书帖》规模右军,平正也。《千文》《自叙》《苦笋帖》,有春蚓秋蚓之意,变化不可端倪,险绝也。观四帖,始信过庭之论非妄。”这里特别强调了《论书帖》与怀素其它几件传世相关书迹的面貌不同,其特点是无险绝笔势的平正之法。

唐 怀素 论书帖 局部唐 怀素 论书帖 局部

此卷《论书帖》现保留着比较完整的北宋御府“宣和装”。书帖前、后黄绢隔水及贉纸俱全,惟徽宗御笔瘦金书泥金题签不见痕迹,前后“宣和七玺”的钤印位置中规中矩,钤盖在前、后黄绢隔水与书帖本幅之间的骑缝印清晰可辨,足证书帖本幅就是宣和御府所藏故物。卷后依位置次序先后有乾隆乌丝栏行书释文一段,明代项元汴篆书题记两行,这两处短题均书于帖后宋代贉纸上。后面短花绫隔水接有元代张晏行书题跋一段,元代赵孟行书题跋一段,这两段元人题跋书于同一张纸之上。之后最末一纸上又有明代项元汴小楷书题跋一段。徐邦达先生在研究怀素相关问题中指出:“原来《食鱼帖》之后,本有北宋末吴喆、李璜和元代张晏、赵孟等四跋,大约在明末被人割去其三,李跋不知去向,而元人二跋则为顾复配于《论书帖》之后,又胡说什么本是《论书帖》的原跋,佚去后又‘收裱于后’,因此我倒怀疑此二跋就是给顾复拆掉移走的。”所以说,现在看到《论书帖》后的元代人张晏及赵孟两段跋文与《论书帖》无涉,是拆配而来的。除此二跋外,卷中还保留了为数不少的历代鉴藏痕迹。后黄绢隔水上有南宋御府“绍兴”连珠印,贉纸上有南宋贾似道“秋壑图书”朱文方印,还有数量众多的明代项元汴藏印及清代内府诸印。这些相关印记及文献著录可以大致明了《论书帖》曾藏北宋宣和内府,靖康之乱后又入南宋高宗内府,后为权相贾似道所有。明季归项元汴,藏天籁阁。入清,先后由高士奇等人收藏。乾隆年间入藏清内府。末代皇帝逊位后将其带出紫禁城,经天津运往长春,后被缴获。1950年由东北文物管理处拨交东北博物馆,即今辽宁省博物馆收藏。

唐 怀素 论书帖 局部唐 怀素 论书帖 局部


相关阅读